第四十节,马其顿(Macedonia)阵
分类: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

西泽尔终于踏上了锡兰王宫的地面,宫殿在熊熊燃烧,若不是穿着甲胄,地面会灼热得难以落脚。从前这应该是一座精美的建筑,梁柱上镶嵌着珍珠和砗磲,花园中的泉眼日夜不停地喷吐清泉,但现在它看上去更像地狱,乌木大梁毕毕剥剥地燃烧,高大的拱门在西泽尔头顶轰然倒塌……被他一剑砍成两段。放眼望出去,整座城市都在燃烧,拖着蒸汽的巨大身影出没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搜索最后的锡兰守军。黑龙和他带领的骑士们终于来了,胜负也再无悬念。穿越层层拱门,西泽尔最终来到正殿,这应该是锡兰王和大臣们议事的所在,它纯用花岗岩建造,在火中能撑得更久一些。诺大的殿堂中到处都是沾血的脚印,机动甲胄的脚印,看来友军已经经过过这里了,应该是安全区域了。西泽尔觉得疲倦了,想要休息一下。那张乌木王座还完好无损,被熊熊燃烧的帷幕环绕着,它非常宽大,穿着炽天使机甲也能坐上去,西泽尔双手扶着狮头扶手,缓慢地呼吸着,背后是扇面般展开的、雕刻得栩栩如生的九头蛇。何塞哥哥死啦,何塞哥哥真的死啦……虽然一直都很怕很怕他会死会离开自己,可他还是走了。何塞哥哥死啦,所以我就烧了这座城市来埋葬他……都是那些愚蠢的锡兰人!他们若不反抗,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呢?我来只是要一份投降书而已!可他心里也恨不起那些锡兰人来,他们用血肉之躯往机甲骑士身上扑,像是一群疯子,打败疯子有什么可解恨的呢?龙牙剑砍中人体的那种感觉真不是砍在金属上的感觉能比的,鲜血黏在他的面甲上缓缓地往下流,沿着缝隙渗到甲胄里面去了,腥味之浓重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恶鬼。但他还是深吸了几口气想要起身继续搜寻,他要找到锡兰王,他和黑龙的竞争是以谁先擒获锡兰王来算的,托雷斯也要他抓住锡兰王。这时一个蹒跚而行的身影踏过一道火焰,走进了大殿。那是个须发皆白的锡兰老人,穿着沉重的旧式甲胄,没有机械助力的那种,外面罩着黑色的长袍,袍摆已经烧焦了。他显然受了很重的伤,拄着剑才能行走,看他那瘦弱的身躯,也根本就不像个战士。老人骤然发现王座上坐着一具铁傀儡,下意识地举九-九-藏-书-网剑想要防御,却被剑的重量带偏了重心,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才稳住了。他心里清楚面对铁傀儡,自己举不举剑其实根本没区别,也就淡然笑笑,把剑插进地砖的缝隙里,扶着剑柄站好了。铁傀儡伸手摘下了自己的护面铁甲,露出下面那张苍白的男孩面孔,男孩长得很漂亮,只是眉眼的线条太过锋利了些,像是出鞘的利剑。男孩凝视着老人,脸上带着血污,深紫色的眼眸中流动着火光。老人也凝视着男孩,许久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想到毁灭我们国家的人,竟然是个孩子。”西泽尔立刻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不会错,那就是锡兰军的最高领袖,锡兰王自己!他在城破之际竟然没有趁乱逃走,而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返回了王宫。他仔细打量这个老人,他本以为制订这种焚城战略的人该是何等的残酷疯狂,可锡兰王给他的感觉根本不是这样,像个教人看书认字的老师。“疯子!”西泽尔低声怒吼,“你原本只需要献出一份降书!可你毁了成千上万的人!你就那么在意你头顶上的王冠么?”锡兰王哑然失笑,“原来教皇国派了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来。为什么锡兰就要献出降书?是因为你们更强大么?”“当然!”西泽尔寒着声音,“这个世界只允许强者活下去!强大即为理由!”锡兰王摇头,“如果弱小就要灭亡,那这个世界就是野兽横行的森林,该被毁灭的是这个世界自己。”西泽尔愣了一下,他当然不能同意这个说法,这跟他接受的教育完全不吻合。他关于人生的哲学都来自铁之教皇,而在隆·博尔吉亚的逻辑中,世界就是野兽横行的森林,你若不是强大的野兽,根本不配活着。可在这个教师般的老人面前,他却一时间找不出犀利的言辞来反驳。“你很强大,这没错,在那身钢铁的盔甲里,那么你的家人呢?你的每个家人都是强者么?他们能活在这个森林里都是因为你的庇护么?”锡兰王轻声说,“如果有一天你被更强的人打败了,他们就得死么?”西泽尔的某根神经忽然绷紧,他觉得不能跟这个老人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他会陷入困惑之中。妈妈和妹妹当然不会死,因为他会越来越强!把每个意图伤害她们的人都挡在外面!他为什么要听自己的敌人胡言乱语?就是这个老人的战术令他失去了何塞哥哥!现在轮到这个喋喋不休的老人为他的错误支付代价了!炽天使甲胄轰然解开,他强忍着金针从背脊中脱离的痛苦起身,从甲胄背后的武器架上拔出了笔直的刺剑,那是供骑士在失去甲胄保护的情况下使用的。“西方人的决斗么?”锡兰王点了点头,“居然会从铁傀儡里出来,真是让人惊奇的男孩啊。”“你已经衰老了,我还没完全长成,我们之间的决斗是公允的。”西泽尔昂然地抖剑,“早该这样对不对?我们中只需要有一个人流血,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他不想穿着机动甲胄砍下锡兰王的头,因为那是骑士的耻辱,但即使他脱掉甲胄,仍然胜券在握,刚才的对话间他已经看出这个老人濒临死亡,他的胸腹间有巨大的创口,那绝对是致命的。这老家伙返回自己的宫殿,是想死在自己的王座上!这个贪恋王位的混蛋!“好的,孩子,你说得对,该结束了。”锡兰王深吸一口气,浑身铁甲铮然作响。他缓缓举起那柄沉重的国之利刃,发力冲向王座上的男孩。灼热的空气在耳边高速流过,他的白发在火风中飞舞,他放声咆哮,仿佛狮虎。西泽尔剑尖一颤,对冲过去。他的体质偏弱,但托雷斯之死的痛苦仍旧从他身体里榨出了惊人的暴力,刺剑扭曲着尖啸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冲破了侧方的火焰,扑向西泽尔。西泽尔大惊,他根本没想到这间燃烧的宫殿里还会有第三个人,他的剑术只是一般,根本无法同时应付锡兰王和锡兰王伏下的杀手。原来锡兰王一直在骗他!那个奸诈凶险的老人,他一直等的就是西泽尔自行脱下甲胄!西泽尔只能偏转刺剑,优先攻击侧面的敌人,锡兰王的伤势应该是真的,那么拼着被锡兰王刺中,优先结果杀手是唯一的选择。“不!泰伦特!不!”却是锡兰王痛苦得高呼。西泽尔剑锋偏转的瞬间,锡兰王丢掉了手中的蛇形重剑,不顾一切地扑向那个黑影。剑锋贯穿了黑影的心脏,西泽尔被撞得倒退出去栽倒在柱子旁,锡兰王抱住了那个黑影。“泰伦特!泰伦特!你们不是走了么?你为什么不服从我命令!你这个傻孩子!”锡兰王抱紧了黑影大哭。西泽尔呆住了,那个被他刺穿了心脏的黑影,居然只是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老师,我们都想誓死追随您……可我没有别人那么聪明,我逃走对锡兰也是没有用的,我就决定留下来保护您……”奄奄一息的男孩说,“可我真笨,我杀不掉那个侵略者……”侵略者?这是说我么?西泽尔茫然地看着自己掌心里的血。“我知道自己很笨,所以一直努力……害怕您会对我失望。”男孩努力抬起头来,看着锡兰王,“但我这次很勇敢,对吧老师?”“很勇敢,泰伦特很勇敢,你们都是我的好学生,我们各奔前程,肩负这个国家的未来。”锡兰王抱着他的头。“老师……我觉得很冷……”泰伦特轻声说。他当然会冷,因为他的血液就要流干了,他的心脏中插着一柄刺剑。“别怕,别怕,”锡兰王紧紧地抱着这个孩子,“我给你念书中的话……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泰伦特在他的怀抱里完成了最后的呼吸,也许是误以为自己回到了课堂中,所以他苍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西泽尔默默地看着这一幕,觉得那么疲惫,血像是冷的,冷到能析出冰渣来,连烈火都无法加热。因为他终于看清了那个男孩手中的武器,那个男孩扑向他的时候,手中只是攥着一块石头……很多年前,他扑向贝拉蒙少爷的时候,手里也只有一块石头……他忽然分不清自己和敌人了,他自己是个攥着石头的孩子,敌人也是个攥着石头的孩子。他觉得累了,不想打了,反正杀了谁都换不回何塞哥哥,他坐下来靠着那根灼热的柱子,看着锡兰王抱着那个已经死去的男孩,念着可能是来自夏国的书,“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不杀了我么?”锡兰王把男孩放平在地上,给他盖上自己的征衣,“我看你也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同伴吧,如果杀了我能让你好受些,就来吧。”“你刚才有机会一剑杀了我,为什么把剑扔了?”“你是个孩子。”锡兰王的神情很平静,“你套着那层魔鬼的外皮也还是个孩子,我为什么要杀一个孩子?你杀了我才是最好的结果,省去了我被审判和处死。”“在我的国家里,没什么人把我看作孩子。”西泽尔轻声说,“他为什么叫你老师?”“锡兰是个贫穷的国家,平民中很多人都不识字,不识字的国家是没法富强起来的。所以我选拔了一些聪明的男孩,让他们参加宫中的学校,自己教他们夏国文字。”锡兰王说,“他们都叫我老师。”“原来你还真是个老师。”西泽尔没来由地想起莉诺雅,嬷嬷大概不会想到他后来做了那么多残酷的事吧?嬷嬷要是知道了会害怕他么?外面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应该是黑龙下属的骑士们也冲进了王宫,所剩的时间不多了,西泽尔想到了最后一个问题。“这个国家为什么叫莲花之国?它分明不产莲花。”“因为满池的莲花都是同一棵植物上长出来的,在水底的淤泥里,它们的根连在一起……所有锡兰人的根都连在一起。”星历1884年夏,锡兰战争彻底结束,余党被剿灭殆尽。星历1884年秋,经过宗教审判,锡兰王以发动战争的罪名,被长矛钉死在十字架上,从此“锡兰”这个名字被从世界的版图上被抹掉了。

多少门炮在吼叫?一百门还是一千门?西泽尔分辨不出,他只觉得一切都在那巨大的声响中粉碎着,没有亲身呆在炮击区的人是不会有这种体会的。全体骑士都卸下了沉重的副蒸汽包,以便提升敏捷性,在焰柱和尘柱之间高速地闪躲。炽天使甲胄的优势在此刻显露无疑,它们的装甲未必多厚,但足以抵御纷飞的炮弹碎片,而那惊人的高速和敏捷帮他们避开了炮弹的直接轰击。只有一名骑士例外,西泽尔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炮弹正面命中,往后飞出的同时彻底粉碎,紧接着甲胄中剩余的红水银蒸汽被引燃,爆成一片耀眼的光明。那种死法,大概连骨头都不会剩下。“西泽尔少校!等待命令!西泽尔少校!等待命令!”耳边是骑士们此起彼伏的呼叫。西泽尔无法下达命令,因为他甚至无法思考。那个锡兰女孩的笑容和那名骑士分崩离析的画面在他眼前反复闪动……这才是真正的战争么?火与血,不是你在寒冷的圣殿中深思熟虑之后投下棋子,是跟死神共跳的、世间最恐怖的舞蹈!他强迫自己思考,严格的战术训练还是有用的,他迅速转过了几个主意,但还是无法下达命令。他不能确定结果,如果他下错一道命令,还会有骑士在他面前死去。“向集市方向撤离!”托雷斯的声音炸雷般响起,“暴露在开阔地带容易受炮击!”但骑士们没有立刻执行,因为西泽尔才是战场指挥官,托雷斯只是教皇厅的特使。“西泽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托雷斯靠近西泽尔,低吼,“你下令的话可能下错,但你不下令的话肯定会有更多人死!这就是战场,战场上每个人都得赌上自己的命,而你握着他们的生命做成的筹码,就得下注!如果真的死了,那也只能怪运气不好!”西泽尔骤然醒悟。无怪乎教皇总是那么强调冷酷的原则,战场上永远不容你想万全之策,明知道任何决定都会制造更大的伤亡,但只要最后取得胜利,那命令就都是对的。战场,本就是以生命为筹码的豪赌。但集市方向腾起了烟尘,王都里好像平地起了一场沙尘暴。“那是……”托雷斯的声音中透出极大的警惕。“停下!回撤!”他忽然大吼。巨大的圆形石块从烟尘中滚了出来,加速去向炽天使们,它们一边滚动一边石屑飞溅,地面为之震动。臼炮和滚石,只有这种最暴力的武器才能对炽天使构成威胁,托雷斯猜得没错,锡兰军也看得很清楚。“看准滚石之间的空隙躲避!”托雷斯又一次吼叫。这次骑士们都遵从了命令,因为实在无法等待了,回撤是来不及的,不闪避他们都会被碾压。臼炮群还持续地轰击着,双重压力之下,炽天使们竭尽所能地发挥。一名炽天使被压断了腿,又一名炽天使被炮弹截去了整条胳膊。滚石阻断了他们的退路,埋伏在广场周围的锡兰军人们吼叫着入场。他们的武器装备相对于炽天使而言简直可以说是手无寸铁,但他们悍不畏死地冲上前来,用人海战术拖住了西泽尔和他的部下们。“他们这是要拖延我们,不让我们跟黑龙碰面!”托雷斯大吼。骑士们刀剑旋舞,肩头的连射铳扫出巨大的扇面,把那些仅穿着皮质甲胄的人体轰飞出去,血光四射,莲花广场顷刻间化为地狱。西泽尔跟托雷斯的判断相同,此时此刻对于锡兰军来说,最有利的战术就是先行歼灭自己这支突击队,付出再多的生命都是值得的。如果让两支突击队合并,那战斗力增加可不止一倍。但黑龙在哪里?黑龙真的会来救援么?黑龙希望的也是是自己全军覆没。西泽尔第一次杀了人,血沿着龙牙剑流淌。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杀了人还是伤了人,在机动甲胄里面他的视野受限,只觉得那些锡兰人无休无止地扑上来,自己无休无止地挥剑。臼炮已经不再吼叫了,滚石这东西准备起来困难,也是用一波就用完了,炽天使的战斗力开始展现,锡兰人终究是没有更有力的武器能够贯穿他们的装甲。“何塞哥哥!我们去哪里?”西泽尔大喊。他本不该在无线电里叫托雷斯何塞哥哥,这显然会降低他在部下们心中的威严,但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王宫!”托雷斯的声音冷静沉着,“锡兰王是你的战利品!我来这里就是要确保由你的手抓住锡兰王!”“是!”西泽尔下意识地说,好像他是托雷斯手下的小兵……没办法,他这么回答托雷斯回答了七八年了。这时候密集涌上的锡兰军人忽然退后,他们周围空出了一大片空地,骑士们怔住了,不解地对视。难道说锡兰军放弃进攻了?这些不要命的锡兰人会这么容易放弃?锡兰军调转头,奔跑着撤离,臼炮的吼声再度响起,骑士们仰望天空,炮弹的弧线仿佛火流星群。“他们……一直在校准弹道!”托雷斯也呆住了。连他也忽略了某件事,锡兰军对他们最有力的武器是臼炮,为什么臼炮齐射之后就沉默了?他们并未找到臼炮阵地,也无从谈起破坏它,那臼炮为什么沉默?又是为什么锡兰军明知道人海战术对炽天使收效甚微还不顾一切地冲上来送命?那是因为他们在校准臼炮的弹道!臼炮那种老式炮的问题是准头很差,必须连续发射,根据前一次的落点来校准弹道。原来前面那轮密集的炮火,遍地开花,却根本就不是锡兰军的杀手锏。真正的杀手锏这才登场,他们被锡兰军的人海战术推到了这个位置,所有臼炮的着弹点都被校准在这个位置,然后万炮齐发!西泽尔望向托雷斯,他知道自己只剩下几秒钟了,当你看到炮弹的弧线,几秒钟后炮弹必然落在你头上。他想跟托雷斯说声对不起,说你教我的我还是没学好,我是个笨学生……托雷斯忽然从后方抱住了他,大吼,“所有人保护指挥官!”骑士们一层叠一层地围绕着西泽尔,背向外侧,弯下腰来形成钢铁的壁垒,在西泽尔头顶上方,那些钢铁的人形相互支撑。“不!不!怎么会有这种战术?你们疯了你们会死的!”西泽尔嚎叫起来。他确实不知道这种战术,炽天骑士团的战术他差不多学全了可没有人教会他这个战术。被臼炮直接命中或者被碎片近距离崩到,对炽天使来说也是致命的,可如果你有十名炽天使的甲胄作为你一个人的护甲呢?十个人的命换你一个的,可西泽尔并不觉得安心而是羞愧和愤怒,好像被人看扁了那样。“因为没必要,”托雷斯的声音异常地清晰,“你的手要去折断敌人的战旗。”炮弹密集地落下,爆炸声里好像全世界都在崩坏,西泽尔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在爆炸的冲击波中震动,血流在他的头顶。他嘶哑地吼叫着,听着骑士们相互报告生存情况,“二号生存……四号生存……九号生……”九号的声音就此断绝,他没来得及说完就有一发炮弹在他正背后几米的地方爆开。有些人再也没有发出声音,西泽尔甚至都不记得他们的相貌和名字,他们却为自己而死。这却还不是恐怖的极限,接下来传来了蒸汽爆破的巨响。西泽尔看不见,却能从声音意识到那是什么武器在发射……马其顿阵,蒸汽弩机“马其顿阵”!东方人并非全然没有机械技术,只是落后于西方较多,他们得到了马其顿阵,把它变成自己的武器,这样他们除了滚石和臼炮,就有了第三件能够杀伤炽天使的武器。那种武器本是由教皇国研发的,用蒸汽炮来启动长矛,长矛藏在蜂窝般的弹槽里。密集的矛阵射出,就像金属的荆棘丛。爆炸的威力是四散的,而马其顿阵的威力都聚集在矛尖,它们的威力足以贯穿机动甲胄的装甲板。教皇国很快就意识到这种结构简单但威力巨大的武器对于自己并无很大的用处,但要是落到东方人手里才麻烦了,于是这种武器的图纸被封存起来。但最后锡兰人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得到了它,复制了出来。西泽尔看不见,但从外部可见,雾气中射出了蜂群般的长矛,让人产生了短暂的幻觉,以为一片乌云飞来遮蔽了天空,下一刻,密集的矛枪抵达,它们才是“乌云”的本体。钢铁暴雨中,骑士们再也没有报告生存状况,但他们最终撑住了。齐射结束,锡兰军小心翼翼地逼近,在他们的眼里,那些恐怖的铁傀儡终于化成的箭垛子,每个人的背后都背着无数的矛枪。可他们为什么用那种奇怪的站姿呢?背向外抱团站在一起。“西泽尔,握紧你的剑,准备轮舞。”电磁干扰的沙沙声中,托雷斯轻声说。西泽尔惊喜地简直要哭出来,原来托雷斯还活着,对他最重要的那个人还活着。有那个人在,他就还有勇气战斗下去。他仰头看去,上方就是托雷斯那张狰狞的铁面,可在西泽尔眼里那是世界上最温暖的面容。“何塞哥哥你没事!”西泽尔握住了龙牙剑的剑柄。“差点就死了,但当然得没事,我还得带你去抓住锡兰王。”托雷斯的声音冷了下来,“你的龙牙剑呢?抓紧你的龙牙剑,我数到三。”“1、2、3!”西泽尔和托雷斯同时动作,推开了身后血迹斑斑的骑士们,两柄龙牙剑辉映,在雾气中竟然闪动着烈日般的光芒。他们风车般轮舞起来,形成巨大的剑圈。这时远处响起了沉雄的号声,像是几十头巨龙聚集在一起引颈长啸。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那个方向,莲花广场上骤然安静了。雾气中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伟岸的黑影们奔跑着逼近,肩扛绣着黄金十字的战旗。那面旗帜如此之大,简直遮天蔽日。这一幕让人有种幻觉,仿佛那些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太古时代的众神,他们在浩瀚的荒原上跋涉了千年,重返这个世界。“青铜牧者”、“银色风暴”、“剑齿虎”、“拂晓之枪”……十三名甲胄骑士以一字阵形逼近,像是一道移动的铁壁。黑龙所部,全军降临!

入夜的时候下起了暴雨,西泽尔从军用帐篷里看出去,黑色的山谷中不时腾起白色的雾气。那其实不是雾气,而是载重战车载着他的甲胄骑士们在接近王都,沿路留下白色的尾气。这肯定会暴露行迹,不过没什么关系,就算锡兰人知道他们如何部署也无法撼动龙吼炮和炽天使的组合。没等到锡兰王的使节,根据奥奎因将军通过无线电发来的命令,全军向着王都推进。战争一触即发,最后的希望是明天早晨,如果锡兰王室还在犹豫不决,那么最晚他们得在明天早晨送来投降书。“不要想太多,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么?战场上不容你像下棋那样思考,更多靠本能。”托雷斯来到他身边,“如果真的开战,犹豫会要了你和你手下的命。你是指挥官,锡兰人是你的敌人,对敌人容情就是对自己残忍。”“何塞哥哥你说什么呢?我可是发起疯来把冈扎罗的骨头打断了十几根的人啊,我也许是……世界上最凶狠的小孩子吧?”西泽尔看着自己的手,“我从小就学会了抓紧石头。”“有些人的凶狠是对强者,有些人的凶狠是对弱者,那不一样。”“权力者要对强者弱者都凶狠么?”“权力者无所谓对手是强是弱,都会碾压过去,权力者只为自己的目标而活,不惜把手弄脏。”“想父亲那样就算是合格的权力者了么?可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权力者不需要别人喜欢,他们都很孤独。”托雷斯转身离去。午夜,雨仍在下,西泽尔仍然望着王都的方向,那座古老的城市被风雨笼罩着,像座死城。他想那座城市里的人现在在做什么呢?母子抱头痛哭?父亲拿出家传的铠甲给未成年的儿子穿上?或者母亲把短小的利刃交给女儿让她贴身藏好,必要时自我了断可以免除敌人的侮辱?又或者是一帮表情凶狠的男人磨砺着利刃,给枪械的每个零件上油,准备冒险一搏要他们的命?托雷斯盯着机械师们调试炽天使,那些魔神般的铁家伙虽然没有装入骑士,却在电流控制下反复地活动关节,看起来有些可怖。他偶尔回头去看西泽尔的背影,觉得这男孩在一夜之间又长大了几岁,又好像是回复到自己真实的年龄,展示出这个年纪的孩子应有的迷惘。凌晨5:45,西泽尔看了一眼手腕上那块古铜色的表,一块指挥官腕表,是他手下一名机械师赠送的礼物,名叫蜘蛛巢,复杂的功能提供战场指挥一切所需。根据蜘蛛巢的计算,今天的日出时间是5:46,锡兰人还有最后一分钟献出降书。但事实上进攻的命令已经下达,全体炽天使都抵达了前哨阵地。“最要小心的是那些臼炮,他们有大量的臼炮,被臼炮打中的话甲胄也扛不住。但臼炮转动很慢,不可能覆盖城墙外的所有区域,不要误入臼炮的射击区就好。”托雷斯站在西泽尔身边。他们的下半身都被沉重的机械包裹了,只有骑士舱的上半部还暴露在外。他们的身后,是整整十二名炽天使骑士,在浓密的蒸汽中若隐若现。黑龙那边的阵地也配置了十二名炽天使骑士,竞争双方都有同样的机会,剩下的就交给运气……和命运了!“明白,避开臼炮,冲击王宫,速战速决。”西泽尔一字一顿地重复。托雷斯不再说话了,机甲部件在他的身体上堆积起来。武装完成,托雷斯从背后拔出了龙牙剑,带锯齿的剑锋上挂着露水。凌晨5:46,东方蒙蒙地亮了起来。西泽尔的眸子空白了一瞬间,而后他自己也沉入了甲胄内部。黑暗从天而降,那是面甲遮蔽了男孩的面容。骑士们一个接一个地从电缆和蒸汽管道上脱离,在太阳彻底照亮周围环境之前没入密林。他们携带了沉重的副蒸汽包,其中浓缩的红水银蒸汽可以支撑他们跋涉过山原直抵王都。炽天使的行动极其轻灵,简直不像是钢铁制造的东西,他们所到之处树梢轻轻摇晃,像是猛虎出没。视野很差,因为雾气太浓,这恰好为炽天使的突击提供了便利,在这种情况下臼炮无法瞄准。西泽尔试着对这队精锐下达命令,这还是他第一次担任真正的战场指挥官,开始略有些生涩,不过很快就自然起来。他受训来做这件事,他的将来可不是指挥一支突击队,而是千军万马。他们逼近密林边缘了,再往前就会进入开阔地,西泽尔下令突击队暂停和观察。没有什么异样,整个世界都沉睡在这片大雾中,除了密林中的小道上很多脚印。“脚步很混乱,不像是行军,倒像是少量的平民经过。”托雷斯沉吟,“他们走得很急。”西泽尔思索了片刻,“城中的人正在逃离?锡兰王会不会混在平民中逃离?”就在这时周围响起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骑士们无声地拔出闪虎,动力核心降低功率以减少排出的蒸汽。几十个锡兰人正在接近,有男有女,还夹杂着老人。男子用细麻布缠身,女人裹着沾满泥点的丝绸,赤着脚奔跑如飞。他们随身带的东西极少,更别说武器,神色惊惶气喘吁吁。他们所走的道路就是之前发现脚印的林中小路。难民?西泽尔一怔。锡兰王都的人正在逃散,难道说从教皇国战舰抵达的那一刻起,锡兰人的斗志早已崩溃。他们没有送来降书,是因为锡兰王和贵族已经率先逃走,根本就不剩下有资格签字投降的人么?从密林中大量的脚印看,也许有几千个人已经从这条路上离开了锡兰王都,散入了茫茫的大山。离开锡兰王都的路当然不止一条,这条也不是最大的,那么也许趁着这场浓雾,几万人甚至十几万人已经逃跑了。一座城市已经逃走了十几万人,那它根本就是一座等待占领的空城!他们或者黑龙那边在大雾中潜行,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但假如这是锡兰人在故意示弱呢?西泽尔开始思考另外一种可能。这时一个锡兰青年忽然从队伍中脱离出来,来到潜伏着炽天使的区域附近,急匆匆地解着腰带……他这是忽然内急了。魔神般的巨大身影在他面前缓缓地升起,披着浓密的蒸汽,超大口径的枪械顶在锡兰青年的脑门上,机械中不知什么齿轮或者轴承高速运转着发出呜呜声。锡兰青年完全傻了,他应该从未亲眼见过西方人的“铁傀儡”——东方人把机动甲胄称为“铁傀儡”,他们说这是某种邪恶的机器——平生第一次见,铁傀儡就在他的面前,只要轻轻扣下扳机,他的头就会不见。但西泽尔并不想开枪,西泽尔只是审视锡兰青年恐惧的眼神,想从中看出些什么。锡兰青年和苍红色的骑士对峙了足足十几秒钟,他同行的锡兰人也都呆呆地看着这仿佛从神话中走出来的怪物。他们没有流露出任何反抗的意思,甚至不想逃跑,就像犯人等待斩首。在这压倒性的力量前他们怎么挣扎都没用,男人把女人抱在怀里,老人双手合十祈祷……西泽尔缓缓地收回了枪,转身离去,他的骑士们跟在他的身后,继续去向锡兰王都的方向。那些逃难的锡兰人在原地呆呆地站了很久,才一哄而散逃入丛林。他们在大雾中行进,一路上遇见了更多的锡兰人,双方跟着浓雾远远地对视,然后去向完全不同的方向。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旅人们在山路上相逢,非敌非友。王都的黑色城墙就在前方了,那座被龙吼炮轰塌的九头蛇石雕还散落着一地碎石,黑铁的城门洞开着,周围满是逃难者丢弃的物品,一件金红色的轻纱裙子看起来相当贵重,应该是某位锡兰贵族女性的爱物,却被风吹着从城里飘了出来。无声无息地,托雷斯的龙牙剑斩落,将纱裙斩为两段。“突击手在前,侧翼展开,火力手在后距离我们三十米,托雷斯骑士,我们进去!”西泽尔拔出了他自己的龙牙剑,跟托雷斯一样,他也很擅长这种武器。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十节,马其顿(Macedonia)阵

上一篇:神圣家族,第二十八节 下一篇:究极之盾,第四十四节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