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第四百五十五章
分类: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

朱市长讲来以后,笑吟吟地坐在安铁对面,然后吩咐秘书去泡茶。 安铁看着心情大好的朱市长,心想,这朱市长现在恐怕成了最大的赢家了,搞掉了自己的政敌,看起来春风得意,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似的。 安铁看着朱市长此时的表情,突然有种替人做嫁衣的感觉,尽管现在的结果是安铁想要的,不过,这个朱市长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如果自己是他的对手,恐怕比对付党书记更难。 朱市长对安铁道:“小安,今天的这个会议内容都了解了吧?” 安铁听着这朱市长一语双关的话,一时间不太清楚这个朱市长在问哪个,是问经济适用房的事情呢,还是党书记的事情,便犹豫了一下,说道:“嗯,大致了解一点了,朱市长的确是为老百姓办事的好领导。” 朱市长摆摆手,说道:“小安,我今天让你来,就是想让你了解一下政府方面的决心,这个项目随后会安排招标会,你还是要多做些准备,不过依我看,以你的能力问题不大,放手去干!” 安铁听了朱市长的话,心里顿了一下,听朱市长这意思似乎对安铁能拿下这个项目把握很大啊,不过这种政府项目,说白了也是领导的一句话,朱市长最近对安铁的倾向性,相信滨城那些大小官员心里早就跟明镜似的,不过朱市长今天这么直白地跟自己说这些,安铁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朱市长放心吧,我马上就会着手准备这一块,等招标开始,我会带着天道集团尽最大的努力的。” 安铁对朱市长说道。 朱市长笑眯眯地看着安铁点点头,道:“好,有信心就好,那小安就去忙吧,有事给我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 朱市长私下里跟安铁见面,只字未提党书记的事情,但看得出,朱市长心情不错,大有压在胸口的大石头被移开的舒爽之感。 就在这时,朱市长的秘书神色异样地走了进来,在朱市长耳边低语了几句,朱市长听了秘书的话,眼睛下意识地眯了一下,安铁见此情形,连忙跟朱市长告辞,朱市长也没多说什么,让秘书把安铁送出门。 安铁从市政府回到的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赵燕得知安铁回来,很快就来到安铁的办公室,安铁这时也正好想跟赵燕说说那个经济适用房的事情,见赵燕进来,连忙招呼赵燕坐下,道:“赵燕,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叫你过来。” 赵燕听安铁这么说,赶紧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安铁神秘地笑了一下,道:“是有事,还是大好事,你这几天准备一下政府那个经济适用房项目招标的计划,过些日子咱们要去竟标这个大型经济适用房的项目,只要咱们准备充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能性非常大。” 赵燕听完,立马就愣住,看着安铁愉快的笑容,有点难以置信地问道:“真的?这个项目我倒是听到了点风声,可具体位置在哪,包括有多大面积,现在都不是很清楚,你在哪听到的?真的有把握吗?” 安铁见赵燕又惊又喜的样子,把朱市长那边透露的信息跟赵燕大致辞说一下,赵燕听完之后,高兴地道:“那真是太好了,这事咱们得赶紧着手准备,毕竟这么大项目,没点底气不行啊”安铁看着赵燕高兴地像是马上就要去张罗这件事似的,笑道:“是啊,今天下午我们就要开个紧急会议,赶紧部署这件事,你一会赶紧通知一下咱们的分公司经理和几个重要部门的负责人,这事现在不能张扬,因为政府那边还没有正式下发通知。” 赵燕听安铁说完,在椅子上也坐不住了站起身就要去下发通知,都走到门口才返回来,道:“你看我高兴的,把我来要干什么都忘了,刚才刘芳打电话过来,说老马要约你晚上一起吃顿饭,怎么样?去不?” 安铁皱了一下眉头,暗道,这老马那根筋搭错了,怎么突然想请自己吃饭了? “是老马自己吗?” 安铁问道。 “不是,是他和刘芳一起,说是很久没聚一下了,倒是没特别的事情。” “哦,那你给刘芳回个电话吧,我去看看。” “那行,我问一下具体时间和地点。” 说完,赵燕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赵燕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安铁往椅背上一靠,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想起昏倒的党书记被冯处长架出去的情形,眉头舒展开来,兀自笑了一下。 “看来这个党书记这次被那个冯处长送去治病,恐怕这一治就回不了家了。” 安铁心想。 那个冯处长果然是上头派来办党书记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部门的具体负责哪方面呢?是中纪委的还是国家安全局的?他为何跟秦枫那么熟悉? 不过不管冯处长是什么身份,党书记这个专门挑幼女糟蹋的老色狼被办了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真不知道跟党书记穿一套裤子的支画知道这件事会是什么反映。 安铁抽着烟,想着想着就笑了。然后,安铁给路中华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就听路中华道:“大哥,你不是想告诉我党书记的事情吧?” 安铁一听,笑道:“行啊,小路,消息够灵通的。” 路中华嘿嘿一笑,愉快地说道:“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那老色狼都快把我逼出滨城了,现在他被办了正好出我一口恶气,哈哈,太解气了!” 看到党书记这么及时落马,安铁也真是在心底长舒一口气:“是啊,小路,我下午再去公安局一趟,看看那边是个什么情况,现在你也先别轻举妄动。” “嗯,我知道,大哥,最主要的是,现在要把大勇弄出来。” 路中华犹疑着说道。 安铁知道路中华急着叫孙大勇出来是想尽快清理中华帮内部还有重新定位中华帮,孙大勇是二当家,这个时候起到的作用还很大。 “放心吧,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很明显,这回你们帮里包括大勇的事情都是党书记和支画一手策划的,你下午等我消息吧。” 安铁对路中华筹定地说道。 “行,那大哥你忙吧,我等你电话。” 下午,安铁给公司的管理层开了一个会,会议上,针对那个20万平方公里的项目的竟标进行了一个初步的部署,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激动得无以复加,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如果说政府那个街道广告牌改造工程使得公司往前迈了一大步,那么这个关于经济适用房的项目就会是天道公司自打成立集团后的又一个新的机遇,这里面的带来的诸多好处,每个人都很清楚。 会议开完了之后,安铁的心里也有了一点底,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老马和刘芳约自己吃饭是晚上七点半,还有时间去趟警察局找一下付天霸。 这次安铁提前给付天霸打了一个电话,哪知道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付天霸道:“小安吧,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安铁一愣,这个付天霸有事找自己? “哦,付局长,那真是赶巧了,我正好打算去看看你,呵呵。” 付天霸道:“你是想问问你那个朋友的事情吧,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事,我们都查了,你的那个朋友的事情是个误会,刚才已经被释放了。” 安铁心里一喜,说道:“太好了,付局长明察秋毫,对了,付局长,我再问你一下,中华实业公司的路中华是我兄弟,他的问题警察局现在是个什么意思啊?据我了解,这个兄弟一直在从事帮助外来民工就业的事情,怎么也被搞成严打对象了?这真有点……” 安铁借此机会想探一下付天霸口风,想听听这个付天霸是个什么意思。 “有这事吗?党书记说要严打倒是有的,可这中华实业公司我并没有授意去办啊?小安,你别急,等回头我问问看。” 付天霸没有说具体,装了个糊涂。 “行,有付局长这话我就放心,那什么,局长您忙着,哪天请你赏脸一起吃个饭,这两天的事情真是让你费心了。” “小安你这就客气了,我们警察局也是为人民服务的嘛,那就这样吧,有机会倒是想跟你喝几杯,上次一起吃饭你喝酒脾气跟我对路子,哈哈。”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付局长。” 安铁说完挂掉了电话,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安铁挂了电话之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点了一根烟,刚抽了一口,路中华的电话就过来了。 安铁接起路中华的电话,声音却是孙大勇的。 “安哥,我出来了,哈哈。” 孙大勇一听接起电话就扯着大嗓门说道。 “嗯,我也刚才知道这事,我刚才跟付天霸通了个电话。” “靠,那个付天霸现在倒是做起好人来了,误会,他妈的,这些人都是吃屎的嘛,要不是顾忌到安哥你上次来那个警察局给了咱们面子,我肯定赖里面不走了,让他们给我个说法,奶奶的。” 孙大勇骂骂咧咧地没说完,电话就被人抢了过去,就听路中华说了一句:“行啦,现在让你进去你去吗?” 孙大勇在电话那头嘿嘿笑着:“不进去,我过过嘴瘾啊。” 安铁听着路中华与孙大勇的对话,自己坐在那也笑了起来,这时,路中华在电话里对安铁道:“大哥,看来这警报解除了。” “嗯,如果我估计得没错,夜总会里被抓的一些人明后天也会被释放出来,小路,这次中华帮一定要借此机会好好计划一下将来的事情,以后不能让别人随便一抓就抓住软肋啊。”

朱市长讲来以后,笑吟吟地坐在安铁对面,然后吩咐秘书去泡茶。 安铁看着心情大好的朱市长,心想,这朱市长现在恐怕成了最大的赢家了,搞掉了自己的政敌,看起来春风得意,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似的。 安铁看着朱市长此时的表情,突然有种替人做嫁衣的感觉,尽管现在的结果是安铁想要的,不过,这个朱市长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如果自己是他的对手,恐怕比对付党书记更难。 朱市长对安铁道:“小安,今天的这个会议内容都了解了吧?” 安铁听着这朱市长一语双关的话,一时间不太清楚这个朱市长在问哪个,是问经济适用房的事情呢,还是党书记的事情,便犹豫了一下,说道:“嗯,大致了解一点了,朱市长的确是为老百姓办事的好领导。” 朱市长摆摆手,说道:“小安,我今天让你来,就是想让你了解一下政府方面的决心,这个项目随后会安排招标会,你还是要多做些准备,不过依我看,以你的能力问题不大,放手去干!” 安铁听了朱市长的话,心里顿了一下,听朱市长这意思似乎对安铁能拿下这个项目把握很大啊,不过这种政府项目,说白了也是领导的一句话,朱市长最近对安铁的倾向性,相信滨城那些大小官员心里早就跟明镜似的,不过朱市长今天这么直白地跟自己说这些,安铁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朱市长放心吧,我马上就会着手准备这一块,等招标开始,我会带着天道集团尽最大的努力的。” 安铁对朱市长说道。 朱市长笑眯眯地看着安铁点点头,道:“好,有信心就好,那小安就去忙吧,有事给我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 朱市长私下里跟安铁见面,只字未提党书记的事情,但看得出,朱市长心情不错,大有压在胸口的大石头被移开的舒爽之感。 就在这时,朱市长的秘书神色异样地走了进来,在朱市长耳边低语了几句,朱市长听了秘书的话,眼睛下意识地眯了一下,安铁见此情形,连忙跟朱市长告辞,朱市长也没多说什么,让秘书把安铁送出门。 安铁从市政府回到的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赵燕得知安铁回来,很快就来到安铁的办公室,安铁这时也正好想跟赵燕说说那个经济适用房的事情,见赵燕进来,连忙招呼赵燕坐下,道:“赵燕,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叫你过来。” 赵燕听安铁这么说,赶紧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安铁神秘地笑了一下,道:“是有事,还是大好事,你这几天准备一下政府那个经济适用房项目招标的计划,过些日子咱们要去竟标这个大型经济适用房的项目,只要咱们准备充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能性非常大。” 赵燕听完,立马就愣住,看着安铁愉快的笑容,有点难以置信地问道:“真的?这个项目我倒是听到了点风声,可具体位置在哪,包括有多大面积,现在都不是很清楚,你在哪听到的?真的有把握吗?” 安铁见赵燕又惊又喜的样子,把朱市长那边透露的信息跟赵燕大致辞说一下,赵燕听完之后,高兴地道:“那真是太好了,这事咱们得赶紧着手准备,毕竟这么大项目,没点底气不行啊”安铁看着赵燕高兴地像是马上就要去张罗这件事似的,笑道:“是啊,今天下午我们就要开个紧急会议,赶紧部署这件事,你一会赶紧通知一下咱们的分公司经理和几个重要部门的负责人,这事现在不能张扬,因为政府那边还没有正式下发通知。” 赵燕听安铁说完,在椅子上也坐不住了站起身就要去下发通知,都走到门口才返回来,道:“你看我高兴的,把我来要干什么都忘了,刚才刘芳打电话过来,说老马要约你晚上一起吃顿饭,怎么样?去不?” 安铁皱了一下眉头,暗道,这老马那根筋搭错了,怎么突然想请自己吃饭了? “是老马自己吗?” 安铁问道。 “不是,是他和刘芳一起,说是很久没聚一下了,倒是没特别的事情。” “哦,那你给刘芳回个电话吧,我去看看。” “那行,我问一下具体时间和地点。” 说完,赵燕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赵燕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安铁往椅背上一靠,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想起昏倒的党书记被冯处长架出去的情形,眉头舒展开来,兀自笑了一下。 “看来这个党书记这次被那个冯处长送去治病,恐怕这一治就回不了家了。” 安铁心想。 那个冯处长果然是上头派来办党书记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部门的具体负责哪方面呢?是中纪委的还是国家安全局的?他为何跟秦枫那么熟悉? 不过不管冯处长是什么身份,党书记这个专门挑幼女糟蹋的老色狼被办了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真不知道跟党书记穿一套裤子的支画知道这件事会是什么反映。 安铁抽着烟,想着想着就笑了。然后,安铁给路中华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就听路中华道:“大哥,你不是想告诉我党书记的事情吧?” 安铁一听,笑道:“行啊,小路,消息够灵通的。” 路中华嘿嘿一笑,愉快地说道:“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那老色狼都快把我逼出滨城了,现在他被办了正好出我一口恶气,哈哈,太解气了!” 看到党书记这么及时落马,安铁也真是在心底长舒一口气:“是啊,小路,我下午再去公安局一趟,看看那边是个什么情况,现在你也先别轻举妄动。” “嗯,我知道,大哥,最主要的是,现在要把大勇弄出来。” 路中华犹疑着说道。 安铁知道路中华急着叫孙大勇出来是想尽快清理中华帮内部还有重新定位中华帮,孙大勇是二当家,这个时候起到的作用还很大。 “放心吧,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很明显,这回你们帮里包括大勇的事情都是党书记和支画一手策划的,你下午等我消息吧。” 安铁对路中华筹定地说道。 “行,那大哥你忙吧,我等你电话。” 下午,安铁给公司的管理层开了一个会,会议上,针对那个20万平方公里的项目的竟标进行了一个初步的部署,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激动得无以复加,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如果说政府那个街道广告牌改造工程使得公司往前迈了一大步,那么这个关于经济适用房的项目就会是天道公司自打成立集团后的又一个新的机遇,这里面的带来的诸多好处,每个人都很清楚。 会议开完了之后,安铁的心里也有了一点底,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老马和刘芳约自己吃饭是晚上七点半,还有时间去趟警察局找一下付天霸。 这次安铁提前给付天霸打了一个电话,哪知道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付天霸道:“小安吧,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安铁一愣,这个付天霸有事找自己? “哦,付局长,那真是赶巧了,我正好打算去看看你,呵呵。” 付天霸道:“你是想问问你那个朋友的事情吧,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事,我们都查了,你的那个朋友的事情是个误会,刚才已经被释放了。” 安铁心里一喜,说道:“太好了,付局长明察秋毫,对了,付局长,我再问你一下,中华实业公司的路中华是我兄弟,他的问题警察局现在是个什么意思啊?据我了解,这个兄弟一直在从事帮助外来民工就业的事情,怎么也被搞成严打对象了?这真有点……” 安铁借此机会想探一下付天霸口风,想听听这个付天霸是个什么意思。 “有这事吗?党书记说要严打倒是有的,可这中华实业公司我并没有授意去办啊?小安,你别急,等回头我问问看。” 付天霸没有说具体,装了个糊涂。 “行,有付局长这话我就放心,那什么,局长您忙着,哪天请你赏脸一起吃个饭,这两天的事情真是让你费心了。” “小安你这就客气了,我们警察局也是为人民服务的嘛,那就这样吧,有机会倒是想跟你喝几杯,上次一起吃饭你喝酒脾气跟我对路子,哈哈。”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付局长。” 安铁说完挂掉了电话,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安铁挂了电话之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点了一根烟,刚抽了一口,路中华的电话就过来了。 安铁接起路中华的电话,声音却是孙大勇的。 “安哥,我出来了,哈哈。” 孙大勇一听接起电话就扯着大嗓门说道。 “嗯,我也刚才知道这事,我刚才跟付天霸通了个电话。” “靠,那个付天霸现在倒是做起好人来了,误会,他妈的,这些人都是吃屎的嘛,要不是顾忌到安哥你上次来那个警察局给了咱们面子,我肯定赖里面不走了,让他们给我个说法,奶奶的。” 孙大勇骂骂咧咧地没说完,电话就被人抢了过去,就听路中华说了一句:“行啦,现在让你进去你去吗?” 孙大勇在电话那头嘿嘿笑着:“不进去,我过过嘴瘾啊。” 安铁听着路中华与孙大勇的对话,自己坐在那也笑了起来,这时,路中华在电话里对安铁道:“大哥,看来这警报解除了。” “嗯,如果我估计得没错,夜总会里被抓的一些人明后天也会被释放出来,小路,这次中华帮一定要借此机会好好计划一下将来的事情,以后不能让别人随便一抓就抓住软肋啊。”

安铁听了路中华的话,看着风挡玻璃顿了一下,道:“我这就去一趟警察局,找一下那个付天霸,看看什么情况。” 路中华道:“那就一起去吧。” 安铁摆摆手,道:“你还是不要去了,这次支画是存心捣鬼,你毕竟是中华帮的老大,这个时候还是小心些好。” 路中华叹了一口气,道:“那就麻烦大哥了,要是能见到大勇,提醒他一点,让他在里面别乱说话,免得被人抓住什么把柄。” 安铁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道:“行,你回去等我电话吧,另外,我觉得你的行踪现在最好不要让下面的人知道,以防万一。” 路中华忧心忡忡地道:“好吧,那我等大哥的好消息。” 安铁看了一眼站直身子的路中华,冲路中华挥了挥手,然后重新发动车子,往警察局赶去。 这时安铁的心里也十分上火,刚才在路中华那孙大勇还在那好好地坐着,现在就被警局给带走了,他们的速度未免也太过迅速了,这狗要是急了跳墙还真是快。 想着,安铁冷笑了一下,想起党书记那晚在镜头里的嘴脸,暗道,这家伙是不是想在被办了之前拉几个垫背的啊,党书记如今还好好地坐在他的位置上,一想起这个,安铁就气不打一处来。安铁快速赶到警察局的办公大楼,到了接待处就跟接待的一个女警察道:“警察同志,我想找一下付局长。” 那个女警察长得很清秀,像是刚来实习的小姑娘,听安铁说完来意,犹豫了一下,狐疑地看看安铁,说道:“这位先生,你找局长有什么事情吗?” 安铁一看女警察狐疑的目光,连忙道:“不好意思,我还是给付局长打个电话吧。” 说完,安铁就要拿出电话,给付天霸打。 电话接通之后,安铁说道:“请问是付局长吗?我是天道集团的小安。” 电话那头的付天霸沉吟了一会,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安铁似的,道:“哦,想起来了,朱市长说起的小安,你好啊!” “付局长,我现在就在你们警局的楼下,找你有点事,付局长在办公室吧?” 安铁心里着急,也没跟付天霸说那些虚的,直奔主题。 “哦,在,你跟楼下的干事说一下就行,我在十六楼。” 付天霸稍微顿了一下,回答得倒也算痛快。 安铁一听付天霸这口气,心里有了点底,看来朱市长的面子还是很重要的,现在安铁真该感谢一下朱市长在治安大会上叫上了自己。 “好,那呆会见。” 安铁挂了电话,扭头对那个女警察道:“我已经跟局长通过电话了,现在可以上去了吗?” 那个女警察笑着点点头,道:“那就没问题,你上去吧,局长在十六楼右手边的办公室。” 安铁对女警察道过谢之后,就坐着电梯上了十六层,安铁按照那个女警察说的,往右手边一看,上面的门牌上写着“局长办公室”安铁进入办公室之后,首先迎出来的是局长秘书,一个戴眼镜的年轻警察,对安铁很是客气,客套了一番之后,把安铁带进付天霸的办公室。 付天霸见安铁进来,坐在办公桌前点了个头,那张极为严肃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冲着点了一下头,道:“小安啊,快坐!王秘书,倒杯茶过来、”王秘书手脚麻利地给安铁倒了一杯茶之后,就识趣地退了出去。 这时,付天霸看看安铁,道:“小安,你今天来是不是想问问你那个案子的事啊?我一看你这脸上大疤就想起来了,不过你这个案子有点棘手啊。” 付天霸这么一问,如果旁人肯定是那种半开玩笑的语气,可从付天霸的嘴里说出,却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安铁心里一沉,神态自若地笑了一下,道:“付局长,我这次来找你不是为了我自己的事情,是为了我的一个朋友,过来向你问一下情况。” 付天霸抽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按进烟缸,道:“哦?你的朋友遇到麻烦了?” 安铁点点头,道:“我的那个朋友是今天刚被警局逮捕的,说是因为一个毒品案子,据我了解,上次他就是因为牵涉道一桩毒品案子被抓了一次,可当时查到是一场误会,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被捕,搞得他的家里人十分不安,所以让我来打听一下,看看是什么原因。” 付天霸若有所思地敲了一下椅子的扶手,问道:“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安铁看了看付局长,道:“他叫孙大勇。” 付天霸一听安铁说出这个名字,目光一闪,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安铁,然后摆了一下手,道:“小安,你先别急,喝点茶,我让王秘书查一下这个事情。” 安铁听完,心里暗道看这个付天霸刚才那神色,很明显是知道这个案子的,现在居然叫秘书去查,分明是在装腔作势,想到这一点,安铁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姓付的是什么意思? 付局长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很快,秘书就拿着一份资料走了进来,把资料放到付天霸的办公桌上、秘书出去后,付天霸翻了一遍那个案宗,皱着眉头说道:“小安,我们这里的案底上显示,你的那个朋友向来有前科,这次是被一个毒犯咬出来的,不过,你放心,我们警察局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同样也不会放过一个不法分子。” 付天霸义正言辞地说完之后,把那份资料放在一边,又道:“小安,依我看这件事还有待我们警方的调查,你为朋友担心这无可厚非,但也不要忘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相信我们警方,如果你朋友是清白的,这事迟早会水落石出,但前提是他要配合我们的调查。” 说完,付天霸目光犀利地看着安铁,用手指不经意敲打着桌面,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一点,这次党书记极力主张公安局打击黑恶势力,这个孙大勇应该是中华实业公司的人吧,中华实业公司平时好像做生意也有些问题啊。” 安铁听懂了付天霸的意思:“人我们已经抓了,我们正在调查,由于他有前科,又有怀疑的证据,所以,放人是不可能地,同时,你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而且还透露,中华帮也要一起办,付局长没有直接说中华帮,而是说路中华的公司中华实业公司有问题,就是在告诉安铁要一起办的信息。” 付天霸还跟安铁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这一切是党书记的意思,中华帮头一个成了严打的对象。 这个党书记的事情,这几天刚刚在网上搞得火热,党书记在这时候突然发作,莫非对自己和路中华的偷有了把柄。既然如此,那付天霸为什么要透露这些信息给自己。 安铁马上想起了朱市长那天在公安局开治安大会时的讲话,综合近来的一系列事情,安铁心里开始有了盘算。其实在安铁来之前,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判断,否则,安铁也不会直接来公安局找付局长问消息,不然,这就是犯了大忌。 安铁把付天霸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说:“那付局长,那我能不能见一下我的这个朋友,我会劝他安心配合警方的调查,同时见他一面也好让他家人安心,你看怎么样?” 付天霸听安铁这么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那肯定没问题,我这就让小王带你去看看,小安,朱市长在我面前可是一直夸你是个有作为的年轻人,以后你交朋友可要多注意啊。” 付天霸不经意提醒了安铁这么一句,安铁听了之后,有些僵硬地笑了一下,道:“局长说的是。” 付天霸点点头,这时,那个王秘书已经走了进来,付天霸吩咐了王秘书几句,安铁就跟着王秘书出了付天霸的办公室。 安铁和王秘书到了公安局的临时看守所,见到了孙大勇。 王秘书安排安铁和孙大勇在一间小房子里见的面,周围没有安排警察看守,安铁见此情形,知道这是王秘书按照付局长的吩咐给自己一点面子,不过这样最好,能趁此机会嘱咐孙大勇几句。 孙大勇见到安铁来看他,眼睛一亮,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坐下来道:“安哥,华哥和其他兄弟没事吧?” 安铁就爱孙大勇句话就问的是中华帮的兄弟,并且孙大勇的情绪很镇定,但眉宇间带着深深的忧虑,这也是安铁意料之中的事情,孙大勇在中华帮是二把手,遇见这样的事情又怎么会慌了手脚。 “大勇,小路他们没事,你放心,这次小路不方便过来,他让我嘱咐你在里面万事小心。” 安铁先把路中华的话跟孙大勇说了,没提付局长透露的,要办中华帮的事情。 孙大勇一听,嘿嘿笑了,刚才紧绷的情绪一下子就舒缓下来,对安铁道:“那我就放心了,安哥,你也别担心,他们说的那些事我都没干,怕他们干啥,不过,我觉得这事肯定是有人存心害我们,倒是帮里的兄弟们就要小心了。” 安铁看着孙大勇若有所思的脸,道:“我刚才去见了一次付天霸,我看他那意思也差不多,大勇,估计你一时半会还出不去。” 孙大勇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安哥,你们先都别管我,我这人就是个滚刀肉,时间长了不来这局子里呆呆还浑身难受。” “那好吧,我就跟你说这么多,一有机会我会马上帮你疏通,这几天我再找找人。” 安铁说道。 孙大勇皱了一下眉头,对安铁道:“安哥,你和华哥都要多注意支画这逼养的女人,他们目前没有证据,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安铁深吸一口气,道:“行,那我先走了,你多加小心。” 安铁刚出警察局,走过一条街道,刚想给路中华打电话,路中华的电话就过来了。 安铁四周看了看,却看到路边正停着路中华的那辆黑色的商务车,估计小路是看着安铁走出警察局然后跟在安铁后面追到这里的,安铁连忙接起电话,道:“小路,我看到你了。” 安铁上了路中华的车之后,马上就对路中华道:“小路,要出大事了!” 路中华脸色一沉,刚想问安铁什么事情,就听路中华的手机刺耳地响了起来,路中华接起来一听,脸色立刻就黑了下来,扭头对安铁道:“大哥,我们的夜总会被封了!警察现在就在我们据点抓人!”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百四十四章,第四百五十五章

上一篇:养个孙女做内人,第四百五十八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