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养个女儿做老婆
分类: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

小黑有些惊讶地站在那怔了一下,用手抹了一把鼻子里汩汩往外淌的血,对眼前这个人出手的速度之快有些措手不及,但小黑也是身经百战的好手,也没犹豫,伸出拳头冲着那人就挥了上去,在场的人看小黑那架势都以为那人肯定要中招了,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懒洋洋的人却无比精准地闪开来,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小黑的肚了上又是一拳,这一拳打得非常狠,使得小黑半蹲着身子,极其痛苦地蹲在了那里。 在场众人见到眼前二人的形势,脸上都变了颜色,尤其是孙大勇,瞪着眼睛盯着那个懒洋洋且平凡无奇的男人,眼看着就要冲上去。 安铁见孙大勇往前迈了一步,赶紧挥手阻止了孙大勇,安铁这么一阻止,孙大勇和路中华同时纳闷地看向安铁,路中华的目光与安铁对视了一眼,知道安铁肯定是什么用意,低声对孙大勇道:“大勇,先别轻举妄动!” 安铁从一站过来就盯着与小黑打架的那人,越看心里越纳闷,此时安铁虽然戴着一副墨镜,盯着站在王阳前面的人,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时,张生神色怪异地与安铁对视了一眼,然后在安铁耳边低声道“大哥……” 安铁看着与小黑周旋的那人,扯动嘴角笑了一下,低声道:“先看看!” 小黑与那人周旋了几个回合之后,虽然比那人弱上那么一点,但也逐渐能发挥自己的水准,不至于像刚出手时那么狼狈,那人目光阴鸷地小心应对着,比之刚才的那种懒洋洋的架势宛若换了一个人一般,身手迅疾勇猛,最终,逮住小黑的一个破绽,把小黑摔倒在地上。 此时,这条小巷子里的气氛诡异之极,中华帮众见如此能打的小黑被摔倒,无不对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男人产生一种愤怒的情绪,更是对这人的身手感到意外和惊讶。 王阳见他的人把小黑给放到了,得意洋洋地看着路中华,往前走了一步,把手帕往鼻尖上点了点,阴阳怪气地对路中华道:“华哥,怎么样?兄弟我新收的小弟很厉害吧?” 王阳话音刚落,还没等中华帮的人作出反应,刚才那个打架的人就站在那冷淡地说:“小老弟,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谁是你小弟?凭你也配?” 那人站在那又恢复了之前懒洋洋的一副普普通通上班族的架势,说出的话也是松松垮垮清清淡淡的口气,但听起来却无比有震慑力。 那人这么一说话,本来非常愤怒的中华帮众也愣住了,现场的局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对方先自己闹起来了。众人看着那人和王阳,一个个都十分莫名其妙。 王阳被那人这么一说,赶紧走到那人身边,说道:“兄弟,咱们自己的事情回头再说……” 说着,王阳试图拍上那人的肩膀,哪知王阳的手还没落下,那人一闪身就躲开王阳几步远,对王阳道:“行了,我帮你出气了,你付钱吧,我还有事。” 这下子众人总算明白了这个人与王阳之间的关系,这人原来是王阳临时找的。 孙大勇听完这话,刚才那怒火冲天的样子好了不少,操着大嗓门嚷道:“这位兄弟,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你为了点钱就给这种杂碎卖命,知不知道你惹上谁了?打伤我兄弟你还想囫囵地离开?” 那个人听了孙大勇的话,扭头看了一眼孙大勇,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情绪,冷冷地道:“不关你事,我做了,我就负责,你要想报复,尽管冲我来就是。“说完,那人淡淡地看着王阳,手插在口袋里,松松垮垮地站着,始终没看中华帮这边一眼。 王阳见此情形,赶紧吩咐收下递给那人一摞钱,然后对那人道:“兄弟,跟我混吧,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那人一张一张地把钱数好,然后在中间折了一下,放进口袋,头也没抬地说:“你先把自己混好再说,当老大头和屁股混着用,是很危险的。” 说完,那个人便急匆匆地走了,像是有急事的样子,这时,小黑抹了一把嘴角,对那人喊道:“小子,你身手不错,你也应该把头和屁股分开,随便趟浑水,你麻烦大了。” 那个人站在那顿了一下,头也没回地扬长而去。 安铁连忙给张生使了个眼色,张生立刻点了一下头,悄悄地跟了上去。 这时,王阳那边也正准备急匆匆地撤退,估计没料到那人给他打一架就走,显得有些慌张,但王阳还是强撑着说了一句:“华哥,今天小弟得罪了,不过小弟真是不知道随便从大街上找的一个人居然下手这么狠,我原本只是想找人跟你们切磋一下的,得罪得罪。” 路中华根本就没搭理王阳,小黑扫了一眼王阳以及王阳那猥琐地样子,冷笑了一声,道:“看你个熊包样,滚!” 王阳脸色一变,但还是压住了心里郁结,强“哼”了一声,带着他那对人灰溜溜地走了,留下中华帮的人看着安铁一头雾水。 “安哥,你认识那人?” 孙大勇再也忍不住,沮丧地说道。 安铁神秘一笑,道:“回头我再跟你们解释,走吧,咱们先进去。” 说完,安铁看了一眼小黑,道:“小黑,没事吧?” 小黑扭动了一下嘴角,道:“没事,那跑出这么个怂人,拳头还挺硬,一般人早给揍残废了,靠!” 众人进了在酒店里定好的包间之后,路中华看看安铁道:“大哥,那个人你真认识?” 安铁顿了一下,对路中华说:“嗯,这个人叫魏庆生,是我在号子里认识的兄弟,他身上事情很复杂,应该是这几天才出来,我这段时间正在找他,没想到他倒找上门来了。他一般不会惹事,大概是的确碰到了难处。” 说到这里,安铁像回忆似的顿了一下,又道:“过一会咱们就去找他。” 小黑听安铁说完,对安铁道:“哦,原来大哥认识,这人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那种人,以前他做什么的,打手?” 安铁道:“他当过特种兵,经历很复杂。” 安铁这么一说,路中华的眼睛一亮,道:“这人是个人才啊,大哥,我们应该把他拉过来。” 安铁笑了一下,道:“这不是什么问题,一会先看看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现在的问题是咱们下一步的方向,这是个非常时期,不能出差错。” 路中华点点头,然后对安铁说道:“嗯,大哥这么想很对,对了,大哥,夜总会的人现在也放出来了,看来这党书记一倒,变化还真是挺大的。” 安铁冷笑了一下,道:“官场上就是这样,一朝天子一朝臣,不过党书记的倒台,并不是贪污所致,应该是两个阵营的斗争,党书记倒了,他的余党还在,上面的和下面的都还有人,小路,咱们现在要更加小心,他的余党搞不好就会狗急跳墙,现在,像你说的,中华帮内部的事情要尽快解决才对。” 路中华和孔三文等人同时皱了一下眉头,孔三文道:“安哥说得对,华哥,借此机会我们要把我们帮里的一切可能引发问题的可能降到最低,最好杜绝让人抓住的把柄,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把一些赚钱的生意给绝了,还是以往咱们那一点,低调赚钱,呵呵。” 孔三文说完之后,大家刚才在门口的紧绷情绪好了不少,孙大勇今天也没有提出什么质疑,有些兴奋地道:“华哥,三文,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我在里面录口供那会,他们问我是不是中华实业有限公司的,搞得我一愣,这个我也成公司白领啦,哈哈,这个不错,以后回老家见我老娘,就说:你儿子现在是大城市大公司的经理,得把我妈乐坏了。” 孙大勇这么一说,把众人都给逗乐了,路中华笑着点点头,道:“大勇,做白领有什么不好,至少是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啊,不错啊,以前我可记得你最反对咱们这个帮里搞四不像,怎么?现在想通了?” 孙大勇摸摸后脑勺,嘿嘿笑道:“想通了想通了,现在社会在发展嘛,混黑道也得混出点高水平来,哈哈。” 路中华看了一眼有些发窘的孙大勇,扭头对安铁道:“大哥,你先给说说吧,对我们这帮里的转型有什么意见。” 安铁抽了一口烟,沉吟道:“中华帮现在已经是正规企业的模式,最主要的是大家观念的转变,不要让帮里的人觉得自己是黑社会,混混,要让他们意识到在中华帮做事是一种事业,他们可以在这个团体中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就拿一些国外的黑社会来讲吧,他们也干不法的事情,可他们也会投入到慈善和社会建设中去,所以民众并不反感这些转型了的所谓的黑社会组织。我的看法是中华帮内要稳定,同时不断发展与壮大,用现在所经营的行业不断创造财富同时,多涉足正经行业,赢得社会声誉和地位,只有实力增强了,才能长成参天大树,别人想动咱们,也得想想咱们的根伸得有多长。在中国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有原罪,只要注意以后不要做违法的事情,企业越大,对社会的影响和贡献就越大,等那时候,就会比较稳了。” 安铁说完之后,中华帮的一干人等全部陷入沉思当中,过了好一会,路中华才环视了大家一眼,道:“大哥说得对,我们中华帮一定要有自己的目标和原则,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是,积极参与社会建设,对不起良心的事情不做。” 几人针对中华帮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一番很热烈的讨论,不知不觉,话题又转移到了党书记被双规的事情上。 孔三文小眼睛一眯,说道:“安哥,这党书记和支画肯定不止是咱们发现的那些证据上显示的合作关系那么简单,特别是支画,我怎么总觉得这个女人还有更大的阴谋?” 安铁往一杯上靠了一下,重新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道:“那是肯定的,党书记现在犯的事情属于政治范畴的,他所牵扯到的那些事情远不止咱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而支画在这里面处于一个什么角色,我们还要进一步去查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支画和党书记只是在某些方面是一致的,他们只是互相利用而已,本质上他们还是完令不同的两个利益体,现在虽然危机解除,但还远没到可以松口气的时候。” 路中华点点头,说道:“大哥,支画这个女人还在像毒蛇一样缠着咱们,这跟钉子不拔掉,咱们就会一直被动,这跟钉子必须拔掉……”

小黑有些惊讶地站在那怔了一下,用手抹了一把鼻子里汩汩往外淌的血,对眼前这个人出手的速度之快有些措手不及,但小黑也是身经百战的好手,也没犹豫,伸出拳头冲着那人就挥了上去,在场的人看小黑那架势都以为那人肯定要中招了,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懒洋洋的人却无比精准地闪开来,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小黑的肚了上又是一拳,这一拳打得非常狠,使得小黑半蹲着身子,极其痛苦地蹲在了那里。 在场众人见到眼前二人的形势,脸上都变了颜色,尤其是孙大勇,瞪着眼睛盯着那个懒洋洋且平凡无奇的男人,眼看着就要冲上去。 安铁见孙大勇往前迈了一步,赶紧挥手阻止了孙大勇,安铁这么一阻止,孙大勇和路中华同时纳闷地看向安铁,路中华的目光与安铁对视了一眼,知道安铁肯定是什么用意,低声对孙大勇道:“大勇,先别轻举妄动!” 安铁从一站过来就盯着与小黑打架的那人,越看心里越纳闷,此时安铁虽然戴着一副墨镜,盯着站在王阳前面的人,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时,张生神色怪异地与安铁对视了一眼,然后在安铁耳边低声道“大哥……” 安铁看着与小黑周旋的那人,扯动嘴角笑了一下,低声道:“先看看!” 小黑与那人周旋了几个回合之后,虽然比那人弱上那么一点,但也逐渐能发挥自己的水准,不至于像刚出手时那么狼狈,那人目光阴鸷地小心应对着,比之刚才的那种懒洋洋的架势宛若换了一个人一般,身手迅疾勇猛,最终,逮住小黑的一个破绽,把小黑摔倒在地上。 此时,这条小巷子里的气氛诡异之极,中华帮众见如此能打的小黑被摔倒,无不对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男人产生一种愤怒的情绪,更是对这人的身手感到意外和惊讶。 王阳见他的人把小黑给放到了,得意洋洋地看着路中华,往前走了一步,把手帕往鼻尖上点了点,阴阳怪气地对路中华道:“华哥,怎么样?兄弟我新收的小弟很厉害吧?” 王阳话音刚落,还没等中华帮的人作出反应,刚才那个打架的人就站在那冷淡地说:“小老弟,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谁是你小弟?凭你也配?” 那人站在那又恢复了之前懒洋洋的一副普普通通上班族的架势,说出的话也是松松垮垮清清淡淡的口气,但听起来却无比有震慑力。 那人这么一说话,本来非常愤怒的中华帮众也愣住了,现场的局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对方先自己闹起来了。众人看着那人和王阳,一个个都十分莫名其妙。 王阳被那人这么一说,赶紧走到那人身边,说道:“兄弟,咱们自己的事情回头再说……” 说着,王阳试图拍上那人的肩膀,哪知王阳的手还没落下,那人一闪身就躲开王阳几步远,对王阳道:“行了,我帮你出气了,你付钱吧,我还有事。” 这下子众人总算明白了这个人与王阳之间的关系,这人原来是王阳临时找的。 孙大勇听完这话,刚才那怒火冲天的样子好了不少,操着大嗓门嚷道:“这位兄弟,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你为了点钱就给这种杂碎卖命,知不知道你惹上谁了?打伤我兄弟你还想囫囵地离开?” 那个人听了孙大勇的话,扭头看了一眼孙大勇,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情绪,冷冷地道:“不关你事,我做了,我就负责,你要想报复,尽管冲我来就是。“说完,那人淡淡地看着王阳,手插在口袋里,松松垮垮地站着,始终没看中华帮这边一眼。 王阳见此情形,赶紧吩咐收下递给那人一摞钱,然后对那人道:“兄弟,跟我混吧,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那人一张一张地把钱数好,然后在中间折了一下,放进口袋,头也没抬地说:“你先把自己混好再说,当老大头和屁股混着用,是很危险的。” 说完,那个人便急匆匆地走了,像是有急事的样子,这时,小黑抹了一把嘴角,对那人喊道:“小子,你身手不错,你也应该把头和屁股分开,随便趟浑水,你麻烦大了。” 那个人站在那顿了一下,头也没回地扬长而去。 安铁连忙给张生使了个眼色,张生立刻点了一下头,悄悄地跟了上去。 这时,王阳那边也正准备急匆匆地撤退,估计没料到那人给他打一架就走,显得有些慌张,但王阳还是强撑着说了一句:“华哥,今天小弟得罪了,不过小弟真是不知道随便从大街上找的一个人居然下手这么狠,我原本只是想找人跟你们切磋一下的,得罪得罪。” 路中华根本就没搭理王阳,小黑扫了一眼王阳以及王阳那猥琐地样子,冷笑了一声,道:“看你个熊包样,滚!” 王阳脸色一变,但还是压住了心里郁结,强“哼”了一声,带着他那对人灰溜溜地走了,留下中华帮的人看着安铁一头雾水。 “安哥,你认识那人?” 孙大勇再也忍不住,沮丧地说道。 安铁神秘一笑,道:“回头我再跟你们解释,走吧,咱们先进去。” 说完,安铁看了一眼小黑,道:“小黑,没事吧?” 小黑扭动了一下嘴角,道:“没事,那跑出这么个怂人,拳头还挺硬,一般人早给揍残废了,靠!” 众人进了在酒店里定好的包间之后,路中华看看安铁道:“大哥,那个人你真认识?” 安铁顿了一下,对路中华说:“嗯,这个人叫魏庆生,是我在号子里认识的兄弟,他身上事情很复杂,应该是这几天才出来,我这段时间正在找他,没想到他倒找上门来了。他一般不会惹事,大概是的确碰到了难处。” 说到这里,安铁像回忆似的顿了一下,又道:“过一会咱们就去找他。” 小黑听安铁说完,对安铁道:“哦,原来大哥认识,这人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那种人,以前他做什么的,打手?” 安铁道:“他当过特种兵,经历很复杂。” 安铁这么一说,路中华的眼睛一亮,道:“这人是个人才啊,大哥,我们应该把他拉过来。” 安铁笑了一下,道:“这不是什么问题,一会先看看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现在的问题是咱们下一步的方向,这是个非常时期,不能出差错。” 路中华点点头,然后对安铁说道:“嗯,大哥这么想很对,对了,大哥,夜总会的人现在也放出来了,看来这党书记一倒,变化还真是挺大的。” 安铁冷笑了一下,道:“官场上就是这样,一朝天子一朝臣,不过党书记的倒台,并不是贪污所致,应该是两个阵营的斗争,党书记倒了,他的余党还在,上面的和下面的都还有人,小路,咱们现在要更加小心,他的余党搞不好就会狗急跳墙,现在,像你说的,中华帮内部的事情要尽快解决才对。” 路中华和孔三文等人同时皱了一下眉头,孔三文道:“安哥说得对,华哥,借此机会我们要把我们帮里的一切可能引发问题的可能降到最低,最好杜绝让人抓住的把柄,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把一些赚钱的生意给绝了,还是以往咱们那一点,低调赚钱,呵呵。” 孔三文说完之后,大家刚才在门口的紧绷情绪好了不少,孙大勇今天也没有提出什么质疑,有些兴奋地道:“华哥,三文,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我在里面录口供那会,他们问我是不是中华实业有限公司的,搞得我一愣,这个我也成公司白领啦,哈哈,这个不错,以后回老家见我老娘,就说:你儿子现在是大城市大公司的经理,得把我妈乐坏了。” 孙大勇这么一说,把众人都给逗乐了,路中华笑着点点头,道:“大勇,做白领有什么不好,至少是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啊,不错啊,以前我可记得你最反对咱们这个帮里搞四不像,怎么?现在想通了?” 孙大勇摸摸后脑勺,嘿嘿笑道:“想通了想通了,现在社会在发展嘛,混黑道也得混出点高水平来,哈哈。” 路中华看了一眼有些发窘的孙大勇,扭头对安铁道:“大哥,你先给说说吧,对我们这帮里的转型有什么意见。” 安铁抽了一口烟,沉吟道:“中华帮现在已经是正规企业的模式,最主要的是大家观念的转变,不要让帮里的人觉得自己是黑社会,混混,要让他们意识到在中华帮做事是一种事业,他们可以在这个团体中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就拿一些国外的黑社会来讲吧,他们也干不法的事情,可他们也会投入到慈善和社会建设中去,所以民众并不反感这些转型了的所谓的黑社会组织。我的看法是中华帮内要稳定,同时不断发展与壮大,用现在所经营的行业不断创造财富同时,多涉足正经行业,赢得社会声誉和地位,只有实力增强了,才能长成参天大树,别人想动咱们,也得想想咱们的根伸得有多长。在中国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有原罪,只要注意以后不要做违法的事情,企业越大,对社会的影响和贡献就越大,等那时候,就会比较稳了。” 安铁说完之后,中华帮的一干人等全部陷入沉思当中,过了好一会,路中华才环视了大家一眼,道:“大哥说得对,我们中华帮一定要有自己的目标和原则,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是,积极参与社会建设,对不起良心的事情不做。” 几人针对中华帮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一番很热烈的讨论,不知不觉,话题又转移到了党书记被双规的事情上。 孔三文小眼睛一眯,说道:“安哥,这党书记和支画肯定不止是咱们发现的那些证据上显示的合作关系那么简单,特别是支画,我怎么总觉得这个女人还有更大的阴谋?” 安铁往一杯上靠了一下,重新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道:“那是肯定的,党书记现在犯的事情属于政治范畴的,他所牵扯到的那些事情远不止咱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而支画在这里面处于一个什么角色,我们还要进一步去查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支画和党书记只是在某些方面是一致的,他们只是互相利用而已,本质上他们还是完令不同的两个利益体,现在虽然危机解除,但还远没到可以松口气的时候。” 路中华点点头,说道:“大哥,支画这个女人还在像毒蛇一样缠着咱们,这跟钉子不拔掉,咱们就会一直被动,这跟钉子必须拔掉……”

一听电话是小黑打来的,路中华和安铁的心里同时一紧,生怕此时再出点什么状况,等路中华听了几句,眉头缓缓地舒展开,安铁便把心放回了肚子里,看来没出什么事。 路中华接过电话之后,对安铁道:“大哥,小黑说那几个海青帮的人去了支画的日吧,现在他们正在那边盯着,之前在监视支画的人我让他们撤了下去。” 安铁沉吟道:“嗯,支画肯定知道我们在监视他,把之前那些人撤掉能给支画造成错觉,以为我们知难而退了。” 路中华道:“对,大哥,我看小黑一时半会过不来了,要不咱们走吧,这里说话也不太方便。” 安铁环视了一下这个小店,人几乎都坐满了,现在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看起来周翠兰这小店的生意还真是不错,刚才周翠兰说这里还有装修味道的时候,安铁倒是在空气里闻到了一股油漆味,可现在人一多,屋子里就变成了饭菜的味道了,温度也升高了不少。 安铁扭头对周翠兰道:“嫂子,你给我结下帐。” 周翠兰在吧台那一听,赶紧走了过来,看了看桌上还没怎么动的菜和酒,道:“叔叔,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我看你们都没怎么吃啊?” 安铁拿出钱包,道:“临时有点事,等哪天我再跟瞳瞳过来看看你。” 周翠兰连忙阻止安铁拿钱,道:“叔叔,你这是干什么,来我这吃饭还要花钱,你这是瞧不起我啊,我看这样好不好,我把这桌上的酒菜给你们打包,否则这东西太浪费了。” 周翠兰说着就招呼服务员给打包了,安铁刚想阻止周翠兰,路中华却道:“大哥,要不咱们带着吧,我一会让三文和吴军回来,估计他们在船上也没吃什么东西。” 周翠兰一听,笑呵呵地说:“还是这位兄弟想的周到,叔叔啊,这些是不是不太够啊,要不我再给你们下厨炒几个?” 安铁道:“嫂子,你就别忙了,我们先走了,这钱你也拿着,做生意是做生意。” 安铁的口气中带着毋庸置疑,把一百块钱塞进了周翠兰的手里,然后和路中华匆匆离开了这个小米线店。 两个人出了米线店之后,安铁便带着路中华往自己买下来的那个渔家小院赶过去。 在路上的时候,路中华联系了一下吴军和孔三文,以及中华帮里能信得过的几个区负责人,打算去那个小院里碰个头,部署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安铁趁路中华打电话的时候,给张生也打了一个电话。 “大哥,你在哪呢?跟小路在一起吗?” 张生在电话那头小心地压低声音问道。 “对,张生,怎么那个新闻会没有什么问题吧?” 安铁皱了一下眉头,这个新闻会按说自己应该亲自到场的,可没想到今天竟然出了这么多事情,而且是事与事之间一点间隙都没有,丝毫没容安铁有喘息的余地。 “这边没事,我还听说小黑把监视支画的人给撤回来了,大哥,是不是情况又有什么变化啊?急死我了,大哥,我现在去找你吧。” 张生心急火燎地说道。 安铁道:“我给你打电话就是叫你过来的,在我买的那个小院子,你一个人过来就行,另外,注意点,别被人盯上。” 安铁给张生打完电话以后,看一眼路中华,只见路中华也同时收起了电话。 两人这时都很疲惫,坐在商务车里一人点了一根烟,路中华把身体深度靠在椅背上,抽了一口烟,扭头对安铁道:“大哥,小军和三文已经往回返了。” 安铁和路中华到了那个小院的时候,已经是黄昏的时候了,小院子在苍松翠柏的掩映之下,更是被金色的夕阳映照的如同梦境。 安铁也不由得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地方在黄昏的时候这么美,真是可惜了,自己和瞳瞳居然没有一次在黄昏的时候来这里看看,想到这里,安铁不禁苦笑了一下,最近的事情多得几乎不容人喘息,哪里还有时间与瞳瞳一起看黄昏,看落日呢? 路中华吩咐车上仅剩的两个小伙子去屋里打扫了一下,然后,跟安铁坐在院子里大树下,看着周边的环境,道:“大哥,没想到你买的这个地方这么好,以前就听张生提了一句,一直没来看看。” 安铁坐在老夫妻留下的竹椅子上,看了看周围那片树林,上次瞳瞳过生日时弄的灯笼还在树上挂着,在微风的吹拂下,晃得有些飘渺。 “是啊,这个地方是不错,今天这么一看,我都有点舍不得拆了,呵呵。” 安铁看着天边的红霞,眯着眼睛,不由自主地说道。 路中华也靠在了藤椅上,舒服地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这种房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农村里的房子几乎都这样,一到了黄昏,院子里的人就特别多,小孩们围着大树打打闹闹,等着大人打牌赢了钱给买冰棍吃,嘿嘿。” 路中华嗅着空气里的淡淡的烟味和海面上潮湿腥咸的气息,与安铁一起陷入了沉默当中。 吴军和孔三文是在八点钟左右到的,跟两人在一起的是中华帮的特别行动小组,安铁这是次见到这个由二十几个年轻女孩和小伙子组成的神秘队伍,定睛一看,这个小组里的人几乎没有长得特别有特点的人,是那种一放在人堆里就找不着的主。 这一点,安铁曾经在狱中知道一点,那种暗杀和密探类的培训机构就爱找长得没有特点的人,这种人不会被人轻易认出来,便于藏匿。 孔三文和吴军见到路中华和安铁坐在院子里乘凉,刚一进门时的紧张情绪放下来不少,对着身后那个特别行动小组道:“见见安哥。” 安铁抬头一看,那个小组里的二十几个年轻人同时把目光投向自己,齐声道:“安哥!华哥!” 安铁对着众人点头笑了一下,然后对孔三文道:“三文,你安排他们休息一下吧,有什么需要跟张生说一声就行。” 孔三文挥了一下手,他身后那二十几个人就四散开来,似乎到一个地方首先观察周围的地形是他们的习惯似的。 吴军和孔三文坐下以后,安铁让张生把从周翠兰那打包的酒菜摆了出来,几个人围坐在树下的桌子上,闷头喝着酒,谁也没先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安铁看看孔三文和吴军,道:“吴军,三文,你们放心吧,大勇在里面不会有什么事,我去见他的时候,他的状态也不错,就是为你们担心来着。” 孔三文神情复杂地喝了一杯酒,道:“安哥,按你的意思说,付天霸并没有表示今天就动我们中华帮,那么今天动手的警察,是另外的人安排的是吗?” 安铁顿了一下,道:“对,如果付天霸知道这事,并且想给咱们来个出其不意,那么他就不会跟我透露有关党书记要严打黑恶势力的事情。” 安铁说完之后,吴军冷笑了一声,道:“哼,黑恶势力,那个姓党的老王八玩幼女就他妈不黑不恶了?安哥,华哥,你们说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啊?党书记玩幼女的事情在网上各大媒体都炒得沸沸扬扬的,可这政府就是不办他,这他妈的世道。” 路中华和安铁对视了一眼,看看吴军,路中华刚想对吴军说点什么,孔三文就推了一下眼镜笑道:“看来小军今天有点急了,呵呵,小军,依我看,这是党书记回光返照,如果党书记和支画之所以如此急着行动,还是因为心虚,否则,如果他们不感觉自己危险的话,不会如此匆忙做决策,咱们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人脉关系还是有一些的,以往要是有什么严打,事前总是会有风声放出来的,这次的突然行动,明显感觉到他们是慌了手脚,安哥,华哥,你们看我分析的对不?” 安铁看看老神在在的孔三文,心里暗道,果然是中华帮的三把手与路中华的智囊,无论什么情况都能抓到问题的关键之处。 这个时候,院子里灯笼又像瞳瞳过生日那天一样亮了起来,把院子里的气氛搞得有几分诡异。 上一次安铁和瞳瞳来这里,玩的是浪漫,当然不能用诡异来形容,可此时大树底下坐的却是几个大男人,尤其是安铁,脸上还挂着一个刀疤,再加上中华帮那个特别行动小组分散开来潜伏在暗处的年轻人,这个院子只能用诡异来形容了。 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分析着当前的局势,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夜里十一点钟了,安铁起身上厕所的时候,瞳瞳给安铁发来了一条信息。 信息响的时候安铁正在撒尿,只好一只手扶着小弟弟,一只手摸出了手机,看到上面写着:“叔叔,知道你和路中华在一起,万事小心,我这边正让小影观察对手的动向,一有消息马上和你沟通。” 安铁看完之后,打了一个哆嗦,随手给瞳瞳按了一句:“丫头,你别担心,没什么大问题,一会没准我就能回去。” 发完这个信息之后,安铁的那泡尿已经撒完了,抖了一下身子,把释放过后的小弟弟塞进裤子里,这个时候,安铁四下里看了看,心里琢磨着,中华帮的那个特别行动小组的人此时在哪?不会有人有偷窥别人撒尿的癖好吧? 就在安铁扭头往回走的时候,听到门口的方向起了一阵骚动,听声音好像是小黑回来了。 安铁加快脚步走到树下,看到小黑果然在,小黑非常兴奋地坐了下来,像捡了宝贝似的憨笑了两声,说道:“意外收获啊!安哥,华哥!今天有大收获!” 小黑得意洋洋地这么一说,把众人都搞得一楞,吴军催促小黑道:“别卖关子,快说,什么意外收获?” 小黑神秘一下,伸手探进自己的衣服,在衣服里拿出一个资料袋。 安铁一见这资料袋,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似的,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了遗像上吴雅嘲讽的笑脸。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百四十六章,养个女儿做老婆

上一篇:红龙狂舞之夜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