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囧事,叫做本人贪图利益本身花
分类: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


  臭美。声音不高但很有后劲,打扫卫生的柳梅抬头看了一眼说汪坤。汪坤正站在落地镜前描眉画眼,镜子里面徐娘半老的汪坤胖墩墩的,一般化的尊容并不影响她的自我感觉良好。汪坤说,俺愿意。
  汪坤喜欢画浓妆,香水用的也重,在街上来一阵风,飘出十里地也不带化开的。店里本来就是打造美女的地方,化妆品有的是,柳梅不心疼汪坤抹和,只要掉下来砸不着脚后跟就行。柳梅知道汪坤又去幽会,开她的玩笑说,又待上哪里去浪的?画着眉毛的汪坤边抹和边嗔怪:那叫浪漫懂不懂?斜乜着又接上一句,不会说话。
  俊不?汪坤转过身来问柳梅。
  俊,可俊了。柳梅夸得不咸不淡。带着几分揶揄味。
  嘀,嘀,嘀。声音清脆急促,这时一辆白色轿车在马路边上还未停稳就摁了三声喇叭。
  Byebye,汪坤抓起茶几上的坤包带往身后一撩,那包划着优美的弧线砸在了汪坤的屁股上,包从开始扭动起来的屁股上反弹出很远,差一点砸着柳梅。柳梅就下意识地举着手往后撤了一下身子。汪坤拽着屁股往外走时用手在胸前划划拉拉地和柳梅拜拜,样子很嘚瑟,柳梅笑嘻嘻在心里想:除了这句,你也不准会第二句,这个活宝真够酸的!
  悠着点呀,坤。汪坤掀着门帘往外走,柳梅嘱咐汪坤。汪坤说,你放心。
  柳梅的美容店在泉水市最繁华的泉水街西段,地理位置非常好。柳梅的美容店起初是她和别人合伙开的,八九十个平方的上下两层的装修被她们砸进去不到六十万,用柳梅的话说是用百元大钞一张张贴起来的。因地理位置好,这里的美容店也就成了雨后的春笋,遍地冒芽,然后茁壮成长。竞争激烈,也很残酷,因自己的店用料好,手法老道,诚信,效益还是蛮不错的。只可惜两人合伙干了不到半年,关系没处好,三天一个小矛盾五天一个大矛盾,实在没法继续合作,柳梅只好又从农信社贷款盘了下来。
  汪坤是她的雇员,汪坤虽然长相一般,说话办事有时候甚至有点二,但会给顾客出谋划策,并能给顾客拿出很多解决方案。当有顾客调侃汪坤干减肥的自己怎么还这么胖时,汪坤说胖吗?我觉得我现在既有骨感又有皮相,我原来200多斤呢,现在还不到160。会和顾客周旋沟通,这是柳梅最她欣赏的地方。汪坤没有底薪,减去用料成本挣了钱汪坤和她四六分成。因此不忙的时候汪坤母狗一样出去乱疯她也懒得管她。
  柳梅爱干净,甚至有些洁癖,无论家里还是店里他都会打扫的一尘不染。这天柳梅打扫完卫生还不到8点,然后收拾美容床,美容床柞木材质,个个雍容典雅,纹理清晰,价格自然不菲。特制的席梦思床垫质地柔软舒适。柳梅买东西不买最好的也得买够档次的,这是她的购物习惯,当时她坚持这样做除了耐用,还为了更好地吸引顾客,美容业利润不菲,除了热情服务,同时让顾客舒舒服服地享受才是王道。床单铺得仔细认真,明明是昨天刚刚洗过的,她还是担心上面有尘土,铺开前她又一条条甩起来,不放心,哗啦啦地甩,来抖落上面可能残存的尘埃,或者一根没有来得及发现的纤维。柳梅在不知不觉得唱起了歌,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柳梅想了想,应该是从刚才擦玻璃时就开始的吧。唱着唱着柳梅发现自己唱的是《漂洋过海来看你》。柳梅边清唱边又收拾起货柜,货柜占了一面墙,重点客户每人都有一个小抽屉,锁着。货柜分七层,开放式的部分货柜每层按类型摆放着各种化妆品,柳梅按照惯例每天早上查看有没有缺货需要明天从家里拿来补充,瓶瓶罐罐里还剩了多少,每天早上柳梅像检阅士兵一样摆弄它们,它们也极其听话地接受她的检阅。
  今天是礼拜一,可能不忙,这是柳梅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顾客上班的上班开会的开会,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大妈级的顾客毕竟是少数。做生意你得等着顾客,总不能让顾客等着你,上帝是不能见的,只能等。柳梅用脚把“男士止步”的铝合金牌子推在一扇玻璃门后面,那些和土匪似的城管再怎么嚣张也不敢进来抢。柳梅把一切收拾停当她押了一口茶,从茶几上拿起一本美容杂志,窝在沙发里来了个“葛优躺”,美容杂志翻久了,想烂。没什么看头,“葛优躺”并没让她觉得舒服,柳梅索性把杂志又扔回茶几上,头朝里脚朝门,枕在沙发扶手上玩起了手机。
  柳梅翻了翻顾客的朋友圈,感觉有些索然无味,也没有发现顾客的留言。今天的第一条微信是“静若处子”半小时前发过来的:
  干嘛呢。姐?
  打扫卫生。
  需要帮忙吗?
  你真孝顺。
  这样的机会姐姐也不给吗?
  你啥样的机会也没有了。
  柳梅的微信好友基本上都是顾客和现实中的亲朋好友,静若处子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外人之一。柳梅看到信息后回复静若处子。两人闲聊起来。两人聊得时间不长,但还算开心,反正没正事“嘣”着玩。刚开始聊时,柳梅翻了他的朋友圈,看了看他相册空间,空间里有一张他的照片,打眼一看是在办公室照的,看样子办公室还不小,背景是一个大书架,里面零零散散地摆着几本书,静若处子嘴大眼小,柳梅通过他那双小眼睛读到的是这个看上去接近四十岁的男人很精明,人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只是浅聊柳梅就判断出他是个情商很高的人。静若处子曾问自己的照片给柳梅什么印象,柳梅说,像个流氓。静若处子说,姐,你掉了个字,应该像个老流氓。柳梅笑着回复他:有你这样不谦虚地吗?静若处子告诉她自己当过兵,现在金融部门上班,柳梅说现在跑保险的都说干金融的,柳梅说我也是在金融部门上班,静若处子诧异地说,同行?不会这么巧吧?柳梅说按照你的理论,凡事和钱打交道的人都是干金融的。若处子发过来了一个呲牙和擦汗的表情符号,柳梅问她究竟在什么单位工作,他似乎羞于说出自己的职业似的岔开话题没回答,柳梅也没再追问。柳梅问静若处子的名字有什么含义,静若处子说像男孩一样安静。后来柳梅百度了一下,静若处子说这个词形容像女孩一样安静还差不多。静若处子说“处子”在他这里可以当男孩讲,相当于“处男”,静若处子又说自己除了老婆还是处男呢。柳梅差点被他的幽默笑死,柳梅说按你的理论,天下的处男处女可多了去了。装纯。静若处子说,像我这样的处男在当今社会可是不多了。姐姐还是处女吗?柳梅说:滚。
  柳梅的朋友圈里做了很多广告,自然上传了很多美容美体的照片,其中还有“梅伊尔”门头照,自己与汪坤的合影。静若处子曾问哪一个是她,柳梅让他猜,静若处子说当然应该是那个有着魔鬼身材,看上去蕙质兰心的姐姐。柳梅觉得他用词还算靠谱,不免有些心花怒放地说,算你聪明。
  姐,什么时候见见呀?你不是说过两天吗?这都三天了。这句话发过来的时候,静若处子还捎带上了那个伸着红舌头的调皮符号。
  别强词夺理,姐向来从家里到店里,从店里到家里,两点一线,我什么时候答应见面的?我从来不见网友。柳梅的话看似平淡,里面却透着几分坚决。
  为什么?静若处子问。
  不为什么。
  总得有个理由吧。
  因为我不认识你。
  姐,你是不是拿我当外人?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内人。
  贫嘴。
  ……静若处子发过来一个害羞和一个用无名指表示勾引的表情符号。
  姐可不吃你这一套,别枉费心机。
  柳梅和静若处子扯了俩个多小时淡,昏昏沉沉,手指觉得疲劳,没什么意思,然后和他说姐忙了。“静若处子”发过来一个擦汗的符号。柳梅感觉能读得出他那份不舍。
  柳梅感觉有些不愿动,浑身懒洋洋的,自己心脏不太好,前段时间去医院检查,所幸问题不大。柳梅觉得有些犯困,握着手机的手放在胸前,不自觉地迷糊起来。俗话说“春困秋乏夏打盹”,这毕竟是个打盹的的季节。柳梅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右腿搭在左腿上,夜里睡觉时她喜欢把腿搭在老公的身上,这也是老公给她养成的坏习惯。
  斜阳浅照的中午,阳光是橙色的,像条毛巾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轻轻盖到了柳梅身上,温暖的味道犹如一条蠕动着的豆虫,沿着柳梅的身体往上爬,先是顺着修长的腿,然后是一把能攥过来的腰,饱满的胸脯之后再爬上那张俊俏的脸。赋予她一种安静慵懒之美。柳梅漂亮的有些恰到好处,四十多岁的女人看不出鱼尾纹,岁月大概不好意思丑化她。痒酥酥地攀爬让柳梅感到非常舒服。
  有人吗?
  柳梅正要进入梦乡,听到有人喊一骨碌坐起来。常言说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而柳梅宁愿相信未闻其声已见其胸,进门的是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女人雍容华贵,满身珠光宝气,一对喜人的巨无霸乳房毫不客气地垂到腰部,生活的精致和惬意写在脸上。柳梅一看是环保局长的老婆牛姐,牛姐算不上老顾客,究竟是不是环保局长的夫人柳梅也是听汪坤说的,没有核实过,看派头和说话的口气应该是位官太太。不管怎么说到店里来的都是财神,只是牛姐格外大,大到她把一只近万元的翡翠手镯撸下来就送给汪坤毫不心痛。汪坤怎么在二楼为牛姐服务的柳梅不太清楚,两个月减肥掉了10斤肉,这是事实。柳梅觉得还不至于因为这个让她出手如此大方,有一次汪坤在二楼的包间里为牛姐服务,柳梅去二楼拿东西,包间里传出哼哼唧唧的叫声,很舒服很享受的那种。
  汪坤呢?牛姐问。
  汪坤出去了。柳梅说,牛姐,坐坐吧。
  牛姐没客气,挨着柳梅坐下来,柳梅问牛姐要不要给汪坤打电话,牛姐说,不用了,改天再来就行。柳梅在心里谢天谢地,真给汪坤打电话,如果汪坤正忙活着肯定耽误了她的好事。
  牛姐把目光落在柳梅的大腿上,短裙下的美腿像章丘大葱的葱白,温润出瓷一样的光泽,又像水豆腐一样光滑细嫩,柳梅这性感撩人的美腿,不知聚焦过多少男人的目光,牛姐显然也被吸引,把手放在本身就似美人的腿上摸挲,竟然闭上眼睛若有似无地陶醉起来,这让笑嘻嘻的柳梅有些不好意思。
  话还是从减肥开始,牛姐说,我们家局长说了,减肥是好事,但有两个地方谁不能给他乱动,否则就会不客气。柳梅问,哪里?牛姐说:一个是腚一个胸前这俩麻袋。牛姐说话表情一本正经,柳梅笑得差一点岔了气,亲昵地轻轻推了她一下,说,这个好说。汪坤无所不能。牛姐和柳梅一边说着话一边划拉手机,牛姐从柳梅的朋友圈里看到了一张照片,是上个礼拜天在泉水河照的,一家三口晒幸福。牛姐羡慕地说,你老公真帅,爷俩就像一个模具里倒出来的。你儿子得一米八多吧?柳梅很有成就感,说,一米八三,比他爹还高两公分呢。
  柳梅的老公赵强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而柳梅不是,柳梅的娘家在泉水市边的乡镇上,两人是高中同学,早早就谈恋爱,所以也就没把精力用在学习上,毕业后赵强拿了驾照在溪水市篷布厂开了好多年车,后来篷布厂倒闭,一直跟着物流公司给别人跑货运。柳梅学了女士美容美体一直给人打工,儿子恭喜现在著名的泉水中学读高二,学习不用两口子操心,班里名次一直前五,没有例外,老师都说211对他来说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985不在话下,就是清华北大也不是没有可能。
  柳梅娘家那个乡镇离泉水市里并不远,现在随着加快城乡一体化建设,开发得已经杳无踪影。当年的泉水市似乎排斥长相一般的人进城,很多女孩想尽办法,就是嫁不进来,柳梅的如愿让那些发小们非常地羡慕嫉妒恨,有个发小带着怨妇般的说笑骂柳梅,真是:X是一样的X,脸上看高低。
  
  二
  柳梅正在染指甲。被那辆车送回来时已是下午五点,满面红光的汪坤,尽管头发又重新梳理了一遍,脖颈跟前的那几根还是有些凌乱,口红是没有了。画的眉毛也蹭淡了。汪坤把两只手提回来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对柳梅说,快帮我看看这几身衣裳好看不?柳梅刚才又想起牛姐走时屁股拽得就是好看,难怪老公不让她动,忍不住的笑意还没从脸上完全消失就被汪坤看到了,汪坤说,你吃了喜鸡蛋了吗?柳梅收了笑,帮忙从提袋里掏出一身身衣服在汪坤身上比划。柳梅撑开一件超短裙对汪坤说这件好看,还是紫红色的呢,不过是必须得穿内裤,否则就会漏出来。汪坤斜眼瞪了一下柳梅说,那这件给你了。柳梅说,俺不要。柳梅嘻嘻哈哈地笑,一件件比划完了,柳梅说都挺好看。这都是些品牌装,其中两件是博柏利,香奈儿。
  汪坤不知道是怎么让男人掏钱的,那些傻蛋男人怎么就这么乐意为她掏钱。汪坤出去每次都是大一提留小一包,有吃的有穿的,满载而归。有时候柳梅在她出去时会说,又要出去扫荡的?汪坤不急着往外走的时候就从门口返回身来说,扫荡是抢,我们是心甘情愿,然后汪坤就伸出手掌在柳梅的腮上轻轻地拍两下说,你懂不懂?
  柳梅就在心里骂她:“婊子。”
  
  三
  放开我,臭流氓。
  柳梅一边挣扎一边咋呼,手一只已经被压在身下,一只被静若处子死死地攥住,静若处子的一只手正在裙子里顺着她的腿往上爬,内裤被脱掉的时候,柳梅抹下脸说,说好了的,见面只是说说话啦啦呱。柳梅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意识到,就像一只羊请求狼别吃自己。满头开始流汗的静若处子也充耳不闻,不停地忙活。

2017年春节后,我回到了老家,暂时在家呆着。刚开始还比较开心。每天安心的当着家庭主妇的角色,做做饭,接接孩子,刷刷剧,也感觉轻松了许多。但是没干1个月,我就厌烦了这样的生活。太没有意思了,个人都没有什么追求了。

图片 1

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干干,我经常去街上看路边的门店都在做什么生意。有卖衣服的,有卖零食的,有做美容的。我是个女人,想着如果开个美容店,自己首先就可以每天美美了。有了这个想法,我就去找人商量了。

皓姐是一家美容店的老板娘,也是蔚蓝的铁杆粉丝。六年前,她在A市就开有多家连锁,后来还把门店开到了全国,现在经营产业已扩展到了养生、整形和月子中心等很多女性领域。

先给老公说说。

但皓姐却是一个特别低调的人,与我所见过的很多美容行业的女人完全不同。她不但从不浓妆艳抹,而且说话谈吐也毫不做作。

老公大致不同意,他说这样会耽误接送孩子。

皓姐告诉我,她早先会经常以普通顾客的身份,“巡视”自己的各家门店。有时候,还会遇到一些特别爱以貌取人的店员,对她不冷不热和各种不理。

我自认为不会影响接送孩子,商量不通,就找闺蜜商量。

有一次,她进一家门店,在那里足足坐了四五分钟,却始终没有一个人上前接待她。于是,她就直接问店长在不在,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后,竟漫不经心地告诉她,不要什么事都找店长,有事快说。然后,皓姐就告诉小姑娘,她要办两张年卡,四万八一年的那种。皓姐本以为这句话会让小姑娘彻底改变服务态度,但没想到小姑娘只是回头向她翻了下白眼,然后就径直走开了。

闺蜜也是个美容行业的,她已经做了2年多了,效果不错,她非常支持我的决定,说:“女人不能围着老公孩子转,还应该有自己的事业,你先找地方,如果开业,我去给你帮帮忙。”

皓姐说,因为那天她刚从装修工地出来,所以穿得特别“务实”。但没想到小姑娘,却能如此简单粗暴地以貌取人。

闺蜜说过以后,我顿时信心百倍,不管老公的建议,自己先去找找店铺。

她说,这次“办卡被拒”事件,最让她心痛的不仅是员工的服务态度问题,而是比服务态度还要重要一千倍的服务水平问题。当一个从事服务行业的人,无法从顾客的外表及衣着之外,判断出顾客的经济水平和社会层次,甚至生活品质的话,那么他的服务水平就一定高不起来。而她从事美容行业十几年,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始终对自己的核心顾客,有着非常准确而有深度的研究。也正因为皓姐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她才敢在自己的合作伙伴和股东面前,号称自己是一个“专门与有钱女人打交道”的有钱女人。

说干就干。送完孩子,我就去街上找店铺了。看看人流量,看看地理位置,看看周边有没有同行业。信心百倍的幻想自己的店面开业的场景,每天人满为患,顾客络绎不绝,数钞票数到手抽筋!一个字,美!

皓姐说,据她多年的经验,那些能长年稳定地来她这里消费的女人,大多数都是以下三种女人:其一,花男人的钱,美自己的容;其二,花男人的钱,美男人的容;其三,花自己的钱,美自己的容。要想长期稳定这三类女人,一定要因人而异,采取不同的办法。而且在这三类妇人当中,她认为,最有社会层次和灵魂重量的女人一定是第三种。

看了两天,我选定了一个位置。约见房东,商谈房费。一切顺利了,签字!房子租下来了,房东拿着房费走了,留下我自己在店里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图片 2

因为这个店没有得到老公的允许,所以有些具体实施方案不能跟老公谈,只能跟闺蜜商量。每天送完孩子就去店里了,然后问闺蜜接下来做什么。闺蜜不厌其烦的告知我。

蔚蓝问其为什么?皓姐说,第一种女人虽然有钱可花,也能为了自己而活,但终究还是让人有一种“消费和气质不匹配”的感觉。这样的女人,除非是个富二代,否则要么唯唯诺诺,要么强势浅薄。和她们“做朋友”,就必须流露出非常鲜明而又浓厚的女权倾向。

开始装修店面了。钱也哗啦啦的交着点。还没有盈利,就一直花钱,而且是自己的私房钱,这个压力应该有多大呀。天天都是愁眉不展的,老公看到了,感觉我的异常,问我怎么了,我怎么能实话实说呢,只有挖空心思编谎言。现在也可以用一个字形容,累!

第二种女人,多半有着良好的硬件条件,甚至也不排除有些是情商比较高的女人。但她们在家庭中一般都比较寄生、柔弱,甚至有些人根本完全没有自我。她们从不缺钱花,但花每一分钱都要看男人的眼色,甚至她们连自己内衣的颜色都必须是男人喜欢的。和这类女人打交道,既要有道德上的禁忌,也不要随便谈女权,但可以多和她们聊一些时尚和情趣的东西。

店面装修好了,产品,设备,仪器,一个都不能少。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择时开业吧!

第三种女人,是最容易让人从心底里去喜欢的。她们不但有敬畏之心,懂得尊重身边的人,而且心态平和,在消费上也会更加收放自如。另外,她们从来都是不卑不亢,很了解自己,对自己既有耐心,也有自信,对服务和品牌的忠诚度比较高,我们会从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品味出女人的放松与从容之美。和这样的女人打交道,不需要有太多的顾忌,也不要太讲究什么套路,她们是客观而又踏实的,非常重视品质与效率,只需要把她们当作朋友,真诚地去做好服务就好。

顺利开业后,没有顾客,专门请销售团队促销。又是一笔大开销。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挣钱。矛盾又出现了,开店,必须保证店里有人,可是,接送孩子有固定的时间。如果在接孩子的时间有顾客来,就没有人服务顾客了,这样不是长久之计。闺蜜说:“你没有时间呆在店里肯定不行,要不你招个服务员,这样你的时间就放开了。”

听完皓姐对于这三种女人的分类与评价,蔚蓝从心底萌发敬意。我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生意人,必定是一个深谙人性之人。在蔚蓝看来,皓姐之所以有这种深谙人性的能力,不仅仅因为她有社会阅历和工作经验,而更重要的却是因为,她自己恰恰经历了这三类女人的完全蜕变过程。

觉得闺蜜说的有道理,是应该找个服务员在店里呆着。但是去哪里找个服务员呢?首先就是在朋友圈发招聘信息,发动亲戚朋友帮忙寻找20岁左右的小姑娘。但是,发了10多天,也没有应聘的。

还记得八年前,她曾因婚姻问题找我做过咨询。她老公是央企的高管,公公是老干部,婆婆是大学教授,自己的父亲是军官,两个哥哥都是博士生,她的娘家和婆家条件都非常好。在她生下第一个孩子后,老公就不让她去上班。于是为了孩子和家庭,她辞去了体制内一份原本稳定的工作,在家里做起了全职太太。

继续求助闺蜜,闺蜜说:“你可以到你们的中介公司去找个人呀!”真是一语道破天机。交了钱后,顺利的就找到了!还是一句话,有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

在最初的三年,老公对她很好,也从来不会少她的钱用,只要她能把家管好就行。而她自己在经济方面,也一直表现得很强势,从来花钱都是大手大脚。所以,她就成为了“花男人的钱,美自己的容”的第一种女人。

服务员到位,开始教技术。这个服务员上手也快。2天就敢面对顾客了。我也放心的把店面交给了她。

可后来终究还是撑不过“花人家钱手短”的魔咒,她不断地被老公和公婆嫌弃。于是,暂时无法做到自力更生的她,不得不让自己的性格变得“温顺”起来。她不但需要反复不断地去买和学着做老公爱吃的菜,而且需要天天穿着老公喜欢的束腰旗袍,甚至连家里的家具摆设也都必须是老公喜欢的。

可是服务员来店里几天后,我发现了几个弊端。

图片 3

1,服务员私自加顾客的微信。我在店里放有固定电话,她只用来打电话,顾客来了,添加微信,她都让对方添加她的个人微信。

有一次,在法国工作的大哥听说她的零用钱不够,特意给她打来了八千欧。于是“一夜暴富”的皓姐,在商场和网上买了很多东西。然而,老公发现情况后,却当着好几个姐妹的面对她好一顿臭骂。其中,最让她感觉难堪的一句就是:我不是你的取款机,你要真的喜欢这么用钱,找个70岁的老头嫁了还来得及!

2,服务员自作主张。有时候我不在店里,她自己改价格,做活动。都是做完后,才通知我,让我感觉一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也就是老公的这句话,彻底骂醒了她。第二天,她就卖掉了结婚前娘家留给她的那套小房,在A市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美容店。最开始的时候,生意根本不好,有时候一天下来连水电费也赚不回来。于是,她就自己偷偷去别人的美容院做兼职,一方面可以赚点水电费,另一方面也能学到一些生意经。后来,她的生意越来越好,第三年她就一下子增开了两家分店。再后来,她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花自己的钱了。老公和公婆不但不会问,而且也不敢问。

3,她跟顾客关系近,店里就她一个服务员,有些顾客来了以为她是老板,她跟顾客解释,这个店是她的,她说了算。

我曾经半开玩笑地问皓姐,当一个女人可以毫无顾忌地,不用看任何人脸色花钱,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4,有加班时候,就问我要加班费。如果有顾客来晚了,她不拒绝顾客,做顾客时候,必要给我发视频,然后讨要加班费。

皓姐的回答特别有意思,她说:我没有做过女王,也不知道做女王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当我可以不受任何约束地,通过自己的努力力去买到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时,我就一定是最接近女王的,那种对于心情抑郁的疗效,可以秒杀市场上所有在售的鸡汤!

5,顾客交的费用,她直接扣除提成,然后把剩下的钱发给我。我有一种给别人开店的感觉。

不知道大家听完皓姐的故事,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但蔚蓝不得不说,有一种品质,叫做自己赚钱自己花。当一个女人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和工作,能自己赚钱,有能力在经济上掌握自己的人生主动权,并且还可以通过代表自我实力的消费,去保全自己的任性,甚至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时,那么这样的女人其实就已经站到了高品质生活的顶点,她的精神必定是富足的,她的灵魂也必定是有分量的。无论她的婚姻是否美满,她也必定会永远保留着一份让自己幸福的实力。

发现问题,立刻纠正。但是她依然我行我素。看在每天她辛苦付出的份上,我也没有再坚持自己的观点,这样就导致了她更得寸进尺了!

生意真的不好做,老板也不会当。闺蜜说我是甩手掌柜,这样不行。我们有个写作家人群,群里的家人也提醒我这样不行。但是我想不起解决方案,只能这样了。

很快一个月结束了,收入和支出发生了严重不平衡。很显然是亏损。怎么办!问闺蜜,闺蜜说:“其实刚开始赔钱也正常,只要有顾客,后续还会好的”

可是我却没有信心再继续了。老公后来也慢慢知道了,他听说赔钱了,坚决不让再做了。面对强势的人服务员,现在提出不干也是辞退她的理由。老公也不支持,辞去服务员,我又没有多少时间,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后续的服务了。

在服务顾客期间,从顾客嘴里得到消息,我的服务员在其他地方自己开店了。也是美容店,跟我的一样。我打电话告知她,不能拉拢我店里顾客。她口头同意了,但是依然跟不停联系着。触犯了我的底线。而我无济于事。

盲目投资,盲目信任别人,让自己陷入困境。做事冲动,也是自己失败的原因。如果做事情,不能总依靠别人,而是前期需要自己尽心尽力。如果没有天时地利人和,还是不要轻易投资。现在待处理好店里的事情,就一个心思看书写字吧,这个投资的是自己,得到回报的也是自己。让这样的囧事成为前车之鉴吧!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己的囧事,叫做本人贪图利益本身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