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妇女巧手绣出新生活,带着娃绣着花
分类: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

图片 1
  戊戌年这个夏天,谁也不晓得老天这是咋了?大太阳刚刚爬过马芹家大门口的白杨树,就热得火烧火燎的要命。6月底虽还没有进伏,但热度,一丁点也不比进伏差。马芹唉声叹气地,拖着一条几年前自己修房子摔伤的老残腿,步履蹒跚地来到房前的菜园里。
  园子旱了,原本长势喜人的豆角、黄瓜、西红柿,都卷起了叶子。刚刚坐胎的果果,因缺水还没来得及发育就烤化了。汗水、眼泪浸满了她的脸。马芹不服气:自己家的小园子咋能让它旱成这样呢?头几年自己包种村里十多亩大棚地,产几万斤蔬菜也没这样啊。还指望小园子的蔬菜下来,去镇里能卖俩钱补贴家用呢,这下可好,连自家吃的都捞不着了。她恨自己,不怪村里人说她:长了个女儿身,爷们心。要不是那一年自己上房修瓦,能摔成现在这个样子?弄得治病把家里钱花了个净光,大棚地包不起也兑给了别人。当家的爷们大壮整天唉声叹气,无招无落的,只好出去给人家养塘村的养鱼大户们打工喂鱼,白天晚上有家难回,家里啥也指望不上他了,自己落得也是白天看着太阳,晚上数着星星,过着活守寡的闹心日子。
  马芹眼瞅着眼前快变成柴火似的蔬菜秧子,和那旱得干裂的垄沟土,心里不是滋味。冥冥中,一股硬气又胸中燃起。她抹了一把流下脸颊的汗珠子,吐了口吐沫,双手一搓,自言自语地默念着:别指望当家的回来干了,人家打工没空回来。浇水,自己引洋井给菜园子浇水。不能就这样让小园子旱死,浇过来菜也许还能换俩钱,给宝贝女儿学习花。想到宝贝女儿秀秀,马芹顿生起无穷无尽的力量。她将腋下的拐杖斜靠在身边的院墙角,手抓住墙根多年不用的老洋井把,用力,再用力。老洋井年久不用有些锈死,说什么也压不动。洋井如果好使,她想弄点水把井引上来,自己浇浇园子。旁人家都按了水泵浇园子,自己家没钱就别做那个梦了。尽管左邻右舍的邻居都不错,人家也多次让自己用人家的水泵浇浇园子,可她马芹不想那样麻烦人家,又用人家电又用人家人的,多不好意思呀?这个情,以后可还不起。自己能想办法做的事情,就坚决不求人。
  “一二三,一二三。”马芹自己喊着号子,使出全身吃奶的力气,再一次将洋井把狠狠地压下去。“嗯哟!”一声不由自主的惨叫,洋井把咔嚓一声压下去了,马芹也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摔在了洋井旁。真疼啊,马芹锔着钢钉的老残腿磕在了洋井边的水泥槽上,她疼得忍不住嗷嗷地,犹如受屈的烈马,咬牙、嘶鸣,把个天都要震塌了。
  “马芹,马芹,你这是咋了?”村妇女主任香子,急匆匆地从大门外闯进来。
  马芹抬眼见老同学村妇女主任香子来了,强忍住剧痛,表情难堪地问:
  “哎呀,我说香子主任,你咋来了,今个这是啥风啊?”
  “啥风?东风呗。你这像杀猪似的嗷嗷乱叫,我能不来吗?咋样,摔疼了是不?用不用去医院看看?”妇女主任香子关切地问。
  马芹摇摇头,“不用,还没那么矫情,就是磕了一下,好像好点,没那么疼了。”
  妇女主任香子扶起马芹,把拐杖递给她夹在腋下。然后道:
  “马芹,咱养塘村的‘满绣’小组,知道你家大壮给人喂鱼打更顾不了家,家里活没人干,怕你着急都说等晚上下了班,来帮你浇园子呢。”
  “满绣的人来帮俺干活?不不不,那哪行呢,谁家没点事呀,告诉你香子主任,俺可不用。”马芹站稳身子,有意挺挺腰杆,“没事,你看俺结实着呢,只是腿有时不大听使唤,别的俺没事。”
  “别逞强了,外道啥呀?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还不知道吧?人家满绣的春妮,就是我们村东街老槐哥家的大丫头,她在省城爱兰珠满绣总部学了一身的刺绣手艺。她知道你当姑娘的时候心灵手巧也好刺绣,所以特意委托我通知你过去也加入她们的刺绣小组呢。我可告诉你哈,那活可挣钱了呢。”
  “挣钱俺也怕不行,多少年没干了,现在俺笨得像猪似的,手指头都分不开瓣了。俺还是把这小菜园子拾掇好吧,换俩个小钱,等秀秀考分下来,今年她真要是考上了大学就留给她做费用吧。”马芹说着,脸上露出无奈的苦涩。
  妇女主任香子,咂咂嘴:“啥,就你这小菜园子的菜自家不吃都卖了,能卖几个钱呀?你家秀秀那孩子喜欢美术,画画得好,考得那是美术学院,钱贵着呐。”
  “卖一分是一分,不够再跟她几个叔叔、姨娘借点呗,孩子喜欢画画咋整,要是不让她上大学,孩子心也不甘。俺家再难心,也不能耽误了孩子呀。”马芹说着说着,眼泪开始吧嗒吧嗒地线珠子样滚下来。
  “上满绣干活你到底想去不想去?马芹,我告诉你啊,你可别不识抬举?”妇女主任香子,一本正经连将带挖苦地,“我说马芹,你以前也不这样啊,以前风风火火,干活撒冷痛快,遇见啥事敢作敢当的,现在咋还变得滞滞扭扭的了。家都混成这样了,难道你还怕钱咬手?装啥呢你呀?”
  “装啥,香子大主任,看俺俩小学同学的份上,在你面前俺也装不起来呀。俺一撅屁股,你都知道俺落几颗粪蛋子,俺装也不像啊。说句实嗑吧,这几年家里让俺折腾得都穷掉底了,俺没脸面上街见人。再说,俺要是去了,手比脚都笨干不出活,你让俺这老脸往哪搁,姐妹们不笑话俺呐?”
  妇女主任香子,听马芹这么一说,马上回道:
  “哪有三天力巴的,无论干啥活都会越做越有经验。就凭你这满身的骚劲儿,你也不应该掉链子。”
  马芹被香子这个老同学一说,脸一哧一红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
  “我说香子呀,不是俺自个说熊话。只从俺这条不争气的腿摔伤以后,俺在家里呆得呀,是越来越回旋了。不敢上街,怕见人,怕人家背后指俺后脊梁骨说俺是个败家子,连日子都过不起来。”
  妇女主任香子听了马芹的一席话,一拍大腿,安慰地说:
  “哎呀,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谁有那份闲心顾得上讲究你呀?人生在世,谁还不许有个危难招灾的。我看你在家呆得无聊,纯粹是在自己折磨自己。马芹我跟你说,你要是不走出去你家这大门口,等将来,我们养塘村,在爱兰珠老总扶持下发展成了文旅村,全村人都使劲地挣钱,日子过得肥得流油,你还是一分都捞不着,老守田园。”
  “哎,你说香子,那个爱兰珠真那么厉害,能帮俺村整成那样?”马芹有些怀疑地问。
  妇女主任香子,胸有成竹地说:
  “可不是咋的,现在满绣可有名了,在全国各地开了许多分支机构呢。有扶贫方面的,文旅方面的,带动起了不少地区的经济发展。将来满绣要是在我们养塘村扎了根,那些来旅游的人,在购买精巧别致的满绣饰品的同时,再在我们村采摘、钓鱼、看白鹭、吃大锅炖鱼、小笨鸡炖蘑菇,那多美,多美,是不是来的人会更多。来的人多了,我们村是不是就富了呢?”
  马芹点点头,“是这个理。香子,那俺今个先在家收拾收拾,明个一早俺一定跟你去满绣坊看看去。”
  “好,一言为定啊。”妇女主任香子,见马芹有了想去做满绣的想法,心里觉得这躺没有白跑,她显得也是心满意足的样子。因为这样对马芹来说,也是解决她眼前生活困难的一件大事。香子激动地继续道,“马芹你就放心吧,你一去就知道了,那些做满绣的几个姐妹可好了。”
  马芹一面满口答应着做满绣的事,一面送走了妇女主任香子。只从打算去村里的满绣坊试试,马芹已无心打理家里的家务,满脑子想的都是满绣坊绣满绣的场面。明个自己一定去看看那满绣坊,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二
  第二天早起,马芹早早就来到了由养塘村村部的一座会议室改造成立起来的满绣坊。宽敞明亮的屋子里,一排排木制结构的绣品工作架台,井然有序。台子上绣工们绣制的半成作品,唯美的花鸟鱼虫仍在那里静静地等候着它们的主人,随时一展神手。知道马芹要来,春妮今天也是比平时来得早些,她正站在一个绣台边上仔细端详着绣工们的作品。见到马芹进来,她满脸露笑地迎上去。
  “马芹姐,过来了。咋样,走路费劲没?听香子说你今天过来,我这一大早就过来迎接你呢。你这一过来呀,我们养塘村的满绣坊的队伍可又扩大了。”春妮笑着十分关心地说着。
  “没费劲,迎接啥呀?乡里乡亲的,就隔两趟街,才多远的道呀,好像戏外似的。”马芹望着满绣坊里四处五颜六色的满绣作品,啧啧嘴,“哎呀,没想到这满绣坊的姐妹们,活干得是这么漂亮呀。春妮,姐跟你说哈,昨晚在这些姐妹们去俺家帮俺给园子浇水的时候,俺就看出来了,满绣的人是个个不简单呐,既心灵手巧,又有爱心,把俺整得心里热乎乎的。俺激动啊,可俺总是有点担心俺这老婆子胜任不了这活呢。”
  “唉,怎么可能呢?早听说你马芹姐是我们养塘村最早的绣女了,还有你绣不了的东西?”
  “现在手是笨了,多少年没鼓捣这东西了,如今这手指头可不比擀面杖灵巧多少啊。”
  春妮笑着拍了拍马芹的肩膀,耐心地鼓励着说:
  “慢工出细活,熟能生巧。只要工夫到了,没有悟不懂的事儿,满绣就是个静心静气的活。我们绣大海,要想那大海的磅礴。绣海鸥,要想那海鸥的翱翔。一切飞禽走兽,森林湖泊,都会在安静中自然涌出。马芹姐,你当姑娘的时候就有刺绣的底子,听说你那时没少绣什么幔子呀、门帘呀、缝纫机蒙呀、沙发垫子呀什么的。所以我相信你,只要努力没有你干不了的。”
  马芹努努嘴,笑笑说:
  “你太高看俺了。春妮,你这样说看来俺是必须得干了,不然俺也对不起你和香子的一片好心呐。为了让俺走出来,帮助俺找事挣钱,过上好日子,你们可没少操心呐。”
  春妮看着马芹,信心十足地说:
  “不让一个满族村落伍,不让一个满族村的人受穷,这是爱兰珠老总说的。马芹姐,你就在我们满绣坊干吧,以后我们养塘村,一定会更好,家家都过上好日子。”
  到了正点的上班时间,养塘村满绣坊的绣女们都到齐了。大家一起为新成员马芹的加入满绣,欢欣鼓舞,各个问长道短好不热闹。马芹与大家很快融为了一体,彼此情投意合。
  还别说,好汉不减当年勇,马芹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操作以后,好像又焕发了青春少女时的灵性。她在满绣刺绣的工作中,由慢到熟能生巧,由巧到把绣品作得活灵活现,逐渐技压群芳,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赏识。
  一个月以后,马芹不但完全掌握了满绣的基本要领,和各种绣品的绣制程序,还通过学习满绣的历史演绎过程,了解了努尔哈赤、皇太极,及满绣的来历。满绣是中国清朝的皇族刺绣。满绣也是劳动人民的艺术,它来自于民间生活。满绣绣风大气,柔中带刚,展示了满族民族的恢弘。
  在春妮的引领下,因马芹绣制的满绣作品,花能泛香、鸟能生鸣、走兽能跑、人易传神的逼真意境,她一致被大家推举为,养塘村满绣坊的技术指导小组长。
  不但自己做得好,还要让大家做得好,马芹觉得自己的担子和责任都加重了,她如今不再是一个身体残疾吃闲饭的家庭妇女,只要自己努力了,真的可以做出以前自己从不敢想象的事情。当香子和春妮面向养塘村满绣坊的姐妹们,宣布任命她为养塘村满绣技术小组长的那一刻,马芹激动了,她喜极而泣,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几句肺腑之言:
  “俺一定和大家一起做好满绣,互帮互学,不辜负满绣传承人爱兰珠老总和姐们的期望,多绣制出好作品,供给那些来俺们村进行民俗旅游的客人,把满绣的技艺真正的发扬光大。”
  春妮乐了,养塘村做满绣的姐们都乐了。大家拍手,都为马芹的真情表露和愿意付出,勇挑重担的决心而钦佩。
  随着暑期城里人来养塘村民俗、民宿旅游的人逐渐的增多,满绣作品销售的也越来越多。尽管大家都满怀信心,马不停蹄地干,有关那些适合游客需求的旅游绣品——如五龙图团扇、荷包等,还是供不应求。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当务之急是必须得扩大规模,提高产量,招募刺绣人员。可短时期内招谁去呢?即使招来了,新加入满绣的人,没有基础的,务必得经过培训才能上岗,她们要通过一段时间的刻苦学习和认真训练。否则,无法投入工作。怎么办?正当大家手足无措的时刻,妇女主任香子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个特大的好消息。
  “哎,姐妹们,大家听好了哈,我要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香子一进满绣坊的门就兴冲冲地嚷嚷,“最近马上又要有一大批省城的游客,来我们养塘村旅游了。养塘村现在可是有名了,知道吗?那些曾经来我们村旅游的客人,都说我们村满绣做得好,文化氛围好,有厚重的历史感。经他们回去一说呀,那些还没来我们村玩过的好多城里人都要来我们村呐。他们说,在我们养塘村,不仅能品尝到大锅炖鱼、小笨鸡炖蘑菇、溜达的黑猪肉、现采摘的瓜果蔬菜,还能买到源远流长的满绣纪念品、住老宅、看白鹭、在蒲河玩水,体验真正乡村旅游的原始生态和古代皇室绣品的文化渊源。咋样?大家想想,我们养塘村是不是要美上天了?”
  真是好事。大家听了香子演说一样的语气,都很兴奋,不由得七嘴八舌地说:周边的城里人如果都来俺们这旅游、购物、吃饭住宿,那俺们养塘村可真是要富了;没想到这满绣的进驻,能给俺们村的各种产业带来这么大的经济效益;大家都有活干,都有钱挣,家家户户都过上好日子,真好。

图片 2

禄丰县中村乡妇联以提升彝族妇女刺绣水平为基础、协会发展为依托、着力搭建彝绣产业发展平台。不仅为当地彝族妇女开辟了一条增收致富的新路子,也传承和保护了彝族传统文化。

满绣扶贫车间作品展。

中村乡80%的村、组地处山区半山区,民族人口占46.4%,是一个集山区、民族为一体的农业乡。中村乡彝族妇女大多都会绣花,过去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彝族妇女姐妹们绣制的服装、鞋帽等刺绣品仅限于自己绣制、自己穿戴,没有市场销路。近年来,县、乡妇联着力发掘彝绣丰富的文化内涵,加大对农村妇女刺绣技术的培训力度,通过各村委会不定期举办彝绣培训班、组织刺绣女能手外出参观学习、每年3月由县、乡妇联牵头、政府主办阿勒赛装节展销剌绣品等方式,使民间刺绣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乡里先后成立了中村乡刺绣协会,至今已发展会员400余名,同时成立了“禄丰县巾帼社区民间手工艺品制作协会中村分会”,现有会员30名,其中会员张有芳、普增美还加入了楚雄州妇女彝绣协会。

图片 3

大部分农村妇女通过彝绣培训提升了刺绣水平,掌握了一技之长,经济收入逐年增加。在协会和一批刺绣女能手、刺绣经纪人的带动下,彝族妇女将传统彝绣与旅游产品相结合,绣制出了深受消费者喜爱的服装、鞋帽、挎包、饰品等剌绣品深受消费者青睐。

妇女在扶贫车间内专心刺绣。

截至今年6月,中村乡开设了两家纯手工彝绣产品专卖店,2014年出售纯手工彝绣产品400多件,收入达20000余元,峨山村委会哨房村彝族刺绣女能手李兰英,去年仅出售刺绣品就收入5000余元。一双双巧手绣出了幸福美好的新生活,绣出了新希望。

辽宁营口大石桥市建一镇铜匠峪村引进“满绣扶贫车间”,不仅激发了妇女们依靠双手脱贫致富的信心,更让她们看到了广阔的世界,找到了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贾莹莹

初夏的辽东山区,微风徐徐,路边的野杜鹃竞相开放,随风摇曳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走进位于辽宁省营口大石桥市建一镇铜匠峪村的“满绣扶贫车间”,色彩斑斓的刺绣线条、独具皇家气质的刺绣纹样以及介绍满绣起源的文化展板,让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感受到了浓郁典雅的传统文化氛围。

铜匠峪村坐落在山坳之中,四面环山的封闭地势一度成为村民脱贫致富的最大障碍。自从2018年“满绣扶贫车间”成立之后,沉寂的小山村,一下子“火”了起来,久居大山的姐妹们不仅见识到了有着几百年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激发了依靠双手脱贫致富的信心,更是看到了广阔的世界,找到了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

“满绣扶贫车间”引进村

“满绣在清代不仅属于民间,也是一种皇家文化的象征,更是身份和地位的彰显品。”辽宁广播电视台派驻铜匠峪村的第一书记孙涛向记者介绍,能够把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刺绣技术引进偏远山村,成为一个扶贫项目,不仅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传承。

孙涛最大的心愿就是给村里找到一条脱贫致富的好路子,让留守妇女在家门口实现就业。她联系到了满绣第四代传人杨晓桐,希望能够把“满绣扶贫车间”项目引入到村里,带动村上的妇女实现在家门口就业。杨晓桐欣然同意。

对于“一穷二白”的村集体来说,建设一个扶贫车间,困难重重。孙涛四处“化缘”,最终在各级政府和扶贫单位的大力支持下,一个宽敞明亮的“满绣扶贫车间”正式落成。2018年10月1日,第一批40名学员坐在了宽敞明亮的车间中。2019年1月7日,营口市妇联在“满绣扶贫车间”挂牌成立了“巾帼学堂”,这里成了妇女学习刺绣技法、传统文化,传承“非遗”的场所。

满绣是什么?学了能赚多少钱?这些问题成了孙涛和村妇联主席班殊华每天的“必答题”,为了让村里姐妹们充分了解满绣,能走进“巾帼学堂”学习刺绣技法,孙涛和班殊华挨家挨户动员,给妇女们谈未来,讲收益。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营口市妇联的大力支持下,2019年1月27日,“盛京满绣”走进了营口市博物馆,一场“锦绣乡村——盛京满绣营口扶贫车间作品展”让村里的妇女们亲身感受到了皇家刺绣的魅力。她们谈论着、畅想着,坚信这些巧夺天工的刺绣作品也能通过她们的巧手呈现出来。

“花自己挣的钱硬气!”

“我刚刚又绣了一副大的作品,能赚480元呢。”刁亚妮笑着对记者说,“等钱到账了,我想给我母亲和孩子买点东西。”

47岁的刁亚妮是“满绣扶贫车间”的第一批学员。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她着手绣了第一幅小作品,今年3月,刁亚妮拿到了第一笔工资。5月,她又绣好了一副“海水江崖纹”,第二笔工资也即将打到她的银行卡中。

由于生活的压力和经济的窘迫,刁亚妮常年心情压抑,用她的话说,自己都不会笑了。但自从来到“扶贫车间”,她心情开始舒展,在与姐妹交流和探讨技法的过程中找到了心灵的寄托。今年3月,当她人生中的第一幅满绣作品完成后,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满绣是个慢功夫,最快也得学半个月左右。”孙涛说,将村里的妇女请进来并留得住是“扶贫车间”成立后最大的难题。

学刺绣需要细心,更需要耐心。42岁的矫海华也是第一批来到扶贫车间的学员,由于耐不住性子中途放弃了。但村妇联成员看到了她在刺绣方面的潜力,多次专程到她家里动员, 苦口婆心劝说,最终矫海华重返车间。如今,她不仅带着9岁的女儿一起来学习,还在家教会了自己的姐姐,利用在家的空余时间实现了增收。

“花自己挣的钱硬气!”如今的矫海华特别庆幸当初没有轻易放弃,她相信,随着技艺的不断提高,她一定能够实现赚钱养家这个小目标。

有了一技之长,村里姐妹们变得更自信。“扶贫车间”不仅给她们带来了经济收入,更让她们实现了人生价值。“满绣扶贫车间”的负责人刘红已经由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成长为职业中专的一名老师,她定期到职业中专任教,将自己掌握的技能传授给学生们。

初夏的暖阳照进“扶贫车间”,高贵典雅的满绣作品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灵动和栩栩如生。孙涛告诉记者,满绣技法已经成为了一项技术工种,继续深入学习,明年她就可以带着村里的姐妹们参加行专业考级,承揽经济价值更高的绣品订单,真正实现用一双巧手来养家的梦想。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彝族妇女巧手绣出新生活,带着娃绣着花

上一篇:第四十七章,碧海小说 下一篇:打碎自己,再爱也要离开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